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最后一战-B面

作者:远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时空,撕裂了。

    尽管衰退九千多年,尽管已经在劈开行星的过程中产生了一次损耗,真神的力量仍然恐怖绝伦,它在这个由支离破碎的历史残片所堆积成的世界中蛰伏至今,始终未曾真正固化下来,而当同源的神力与它共鸣的一瞬间,它所积累的所有能量便在眨眼间四散迸射。

    那道横亘在时空结构体中的苍白裂隙骤然扩大,并扭曲成各种骇人的形态,裂隙周围的细微龟裂纹就好像活过来一般开始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裂隙所到之处,不管是物质还是能量,甚至空间本身都立刻湮灭粉碎,化为最基础的信息元。这片本就混沌不堪的空间在神力风暴的肆虐之下更加混乱,那片无止境的云海中卷起了数十公里高的风暴,神力奔流时卷起的一点点余波便在这些风暴中制造出了数以亿万的雷霆闪电,而在这样恐怖的力量面前,不断蔓延、上浮的时空结构体终于第一次停止了增长。

    郝仁以肉眼便可观察到战场边缘出现了大面积的“塌陷”,那里的空间中好像凭空出现了无数质量超强的引力源,在神力风暴扫过的地方,光线不自然地弯曲、堆叠起来,形成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帷幕,而在帷幕中,可以看到大量被疯嚣之力污染的戈尔贡星舰以及其它纪元的飞船、士兵、建筑物都纷纷瓦解。

    “时空结构体停止增长,转入瓦解阶段……”辅助ai没有感情,只知道生硬地汇报它所收集到的情报,“神力风暴强度在高速衰退,预计三分钟后越过平衡点……”

    仅凭着莉亚在这层时空中留下的神力余波当然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摧毁这里的一切,但对郝仁而言,这种程度的**oom就已经足够了。

    肆虐的神力扫清了战场边缘的一切,不但阻止了时空结构体的继续增长,也一并压制了那些被腐化的古代舰队的“上浮”速度。

    “进攻的时机到了!”萨拉曼的声音在守护者舰队的指挥系统中怒吼着,“为了母亲!为了众生!”

    “为了母亲,为了众生!”

    一度被压制着连续后退的守护者舰队迸发出全部的怒火,无以计数的高能光束与飞弹洒向那些从神力冲击波中幸存下来的腐化残响,混沌的赤色云海骤然被战火点燃。

    无人机军团也完成了新一轮的湮灭长矛充能,随着开火指令下达,上百道刺眼的白色光束从军团阵地中迸发出来,刺穿了无尽的混沌云海,并缓缓移动着在战场上切割出一道道空间崩裂的纹路。

    战场上方的空间卷曲起来,呈现出虚假的星空,那些变异、硕大、疯狂的群星是宇宙灭亡时噩梦般的记忆,在神力冲击波的后续影响下,它们摇晃着,震颤着,随后纷纷坠落。

    而在战场下方,那无尽的云海终于被冲开一道道裂口:当时空结构体的稳定性降低到极点,神力共鸣强烈到极点之后,分割这个世界的那层屏障也不再稳固,深层世界和表层世界出现了细小而短暂的通道,郝仁望向外部监视器传来的画面,他看到拉赫瑞恩的云与山,被战火覆盖的大地,以及一座黑色的城池,一支正在挺近的军队。

    ……

    暴雨稍有减弱,但始终未曾停歇。

    暴雨中作战不是明智之举,若是在正常的战场上,面对正常的敌人,一个正常的指挥官绝不会选择在暴雨倾盆中去进攻一座坚固的城池。

    然而康斯坦丝知道,自己别无选择,这个世界也别无选择。

    暴雨是不会停的,它并非自然界的现象,而是这个世界走向疯狂时的体现,机会则只有一次,能够站在“湮灭”之力的巢穴前,并对其发动直接进攻的机会,只有一次。

    这是在无数时光泯灭,纪元交替,湮灭轮回中,从第一纪元伊始直到今天为止的唯一一次机会。

    一头垂死的腐化怪物嘶吼着从雨中冲了出来,那狰狞丑陋的面孔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类的特征,甚至其身上也再无半点人类肢体的迹象,只能看到它的外皮上挂着一点点金属的残片,显示它可能曾经是一名黑剑骑士,亦或者是帝国兵团的成员。

    康斯坦丝抬手,挥剑,强大的魔力聚焦在剑刃上,迸发出比断剑骑士的光刃还要强大的力量,怪物没有扑到她面前便被一剑分成两半,在雨幕中化为漫天的烟尘。

    “继续前进!警戒侧翼!夷平所有遮挡物包括你们看到的每一座民居!”

    “怪物可能从任何地方冒出来!”

    远方在传来小队指挥官的吼声,他们的声音穿透了雨帘,而时不时响起的一阵阵炮声与爆炸则在空气中振荡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纹,帝都古老的房屋被燃晶大炮摧毁,充满历史与荣耀的城市雕塑与塔楼也在战场魔法的轰击中轰然倒塌,而那些倒下的,无一不是康斯坦丝从小看着长大的事物。

    今天,在这一天之内,它们全都会烟消云散。

    那些巨人就在城外,与他们所效忠的那个“小女孩”一起远远地眺望着这片战场就像恪守着某种古老的信条,以一种仪式般的庄重旁观着这场战斗。

    而士兵们对此则没有任何疑问与抱怨。

    又一头怪物被康斯坦丝斩成两半,她的另一只手则释放出一道闪电,救下了一个因脚步不稳而倒在地上的北境战士。

    她凝视着眼前这座在战火中慢慢毁灭的城市,脑海中仿佛又出现了莉亚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你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么?关于那些轮回的真相……

    “它们并非什么诅咒,也不是这个世界的恶意,而是先祖文明留给你们唯一的遗产,是他们付出巨大代价之后,从末日与灾厄口中抢夺下来的仅有希望。

    “在你们战斗的时候,另外一片战场上也在爆发战斗……”

    一声隆隆的巨响从天空传来,甚至连永不停歇的暴雨在那一刻似乎都减弱了几分,士兵们发出惊呼,康斯坦丝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她看到云层裂开,一个混沌、污浊的时空出现在天上,无数战舰正在那个时空中厮杀。

    这一次,她不是通过神力共鸣看到了另一层世界的景象,而是因时空撕裂导致两层世界发生了交互,因此不止她能看到天空的异象,普通士兵也能。

    “不要在意天空!”她大声吼道,魔力加持下的声音响彻整片战场,“继续前进!”

    “继续前进!”“继续前进!”

    各级指挥官迅速维持了秩序,康斯坦丝眼前却仿佛浮现出莉亚那略带着怜悯的面容。

    她听到莉亚的声音又在自己脑海中响起:“……可是,康斯坦丝,你知道么?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传承者,或者说,你不是一个正常的传承者……”

    她近乎本能地抬手挥剑,格挡住了一只漆黑利爪的袭击。

    “在知道你能够以类似黑剑骑士传输意识的方式在十几个克隆体之间跳转之后,我对你产生了一点点兴趣,而且我们知道你那不同寻常的诞生方式你是在两百多年前,被伯伦丁皇帝从一片熔岩湖中带出来的,你既不像短寿的传承者一样有正常的父母,也不像长寿的传承者一样来自上古……”

    那有着漆黑利爪的怪物倒下了,在暴雨中,他的身体迅速升腾消散,而他的面孔则在最后一瞬间还原成了人类的样貌,那是一个相貌平平的男人,一个无名的帝国士兵。

    他甚至还对康斯坦丝笑了一下,笑容中带着仰慕。

    就像很多帝国士兵与骑士在觐见公主时露出的表情一样虽然他们总会努力隐藏起来,但康斯坦丝总能第一时间发现。

    康斯坦丝抬起头,看到皇宫已经出现在眼前,那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看着那熟悉的高墙与一座座尖塔,她发现自己的心情比预想的还要平静。

    身边的战士们已经个个带伤,跟着自己一同冲进城中的断剑骑士也只剩下了一半不到,大量士兵在后方形成防线,抵挡着不断反扑过来的怪物,在暴雨所形成的水幕中,那些身影显得格外遥远。

    一路上倒下的士兵大多是自行了断的在被湮灭爪牙攻击受伤,或者体力不支掉队之后,几乎所有士兵都会自我了断,他们会激活自己身上携带的符文石,将自己炸的粉身碎骨。

    这样,敌人的数量就不会增加。

    皇宫的大门敞开着,里面安静的有些异样,在城市其他地方随处可见变异的怪物,但在这湮灭源头盘踞之处,一切却安静的仿佛一片净土。

    康斯坦丝深吸一口气,她的脑海中再次响起了那个虽然略带稚嫩,但却莫名让人信赖与安心的声音:“康斯坦丝,我检查了你的灵魂在你没有察觉的时候检查的。你知道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轻松地在十几个克隆体之间传输意识,而没有丝毫的不适与迟滞么?

    “因为你的灵魂是人造的。”

    查理曼穿过雨幕走了过来,他身上冒着蒸腾的热气,手中提着那把举世闻名的伊苏圣剑“烈阳”,他看着康斯坦丝,脸上较之前多了更多的沉稳:“里面好像有古怪,我们可以先……”

    康斯坦丝挥手打断对方:“我先上,其他人跟着我。”

    没有任何疑问与迟疑,查理曼立刻开始整顿自己手下的士兵,断剑骑士们和北境战士们也纷纷聚集起来,在康斯坦丝身后与两翼结成行进式防御阵列。

    “康斯坦丝,你的灵魂由大量碎片与记忆拼接而成,那些记忆就是你所知的‘传承知识’,而组成你灵魂的碎片则应当是来自那些真正的传承者。

    宫殿中静的出奇,走过大门的时候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里没有任何怪物,也看不到任何血迹与战斗过的痕迹,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黑暗可怖的力量就盘踞在这里。

    在每一条走廊,每一扇门后,每一盏灯下,都浮动着不详的黑暗阴影。

    “如果我们的猜测没错,康斯坦丝,制造你灵魂的人应该就是你的父亲,而你诞生之处的那片熔岩湖,多半也是伯伦丁为了抹消痕迹所做,而他这么做的目的……恐怕是因为真正的传承者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了。

    “他创造了你,给了你传承者应有的知识,并告诉你传承者的使命,但你那些轮回的记忆其实都是虚假的,你真正诞生的时间就是两百年前,你所真正经历过的人生……也只是这两百年而已。

    一路畅通无阻地踏入正殿,康斯坦丝看到了那个坐在王位上的身影,就和记忆中的一样,他坐在王座上,身上却仍然穿戴着全套的甲胄,甚至连面孔都隐藏在厚重的面甲之下。

    除此之外,大殿中没有任何侍卫与官员。

    龙魂皇帝伯伦丁就这样孤身一人坐在那里,在康斯坦丝与她的战士们到来之前,整个皇宫中也只有他一人而已,就如他在这世间的身份唯一的,最后的传承者。

    也是这个纪元中最孤独的帝王。

    作为湮灭之力在这一纪元中的载体,所有变异怪物的根源,伯伦丁身上却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肉眼可见的变异,最起码他那身甲胄让他看起来还有着仿佛人类一般的形体。

    可是每个人仍然忍不住握紧了武器因为从那身黑暗深沉的盔甲中,传出来的是比此前任何一只怪物都要恐怖的、极端疯狂与压抑的气息。

    康斯坦丝静静地注视着王座,她知道自己的父皇已经不在了,那身盔甲中所容纳的,唯有空洞与狂乱而已。

    在她的注视中,那披覆着铠甲的身影慢慢站了起来,“它”一步一步走下王座,钢铁摩擦之间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而从那铠甲中所传出来的声音要比钢铁的摩擦声更加刺耳可怖:“啊,你来了,我最最亲爱的女儿……你来这里,所为何事?”

    康斯坦丝微微扬起长剑,走向那怪物:“加冕为王。”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