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零六章 鬼影

作者:救心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冥河大陆,青龙帝国,龙马小镇。

    天刚擦黑儿,一个小妇人,急匆匆地走进桑老爹的馒头铺。

    小妇人十七八岁,容貌俊美,不过却面无表情。身着彩色锦衣,富贵而华丽。只不过却极其地不合时宜。那是身富人冷天内衬的衣服,却穿在外面,并且是在这五黄六月的大热天。

    小妇人快步奔到柜台前,纤纤玉手,递出两枚铜钱,递给既是店小二亦是店主的桑老爹。桑老爹姓什么,已经被人遗忘。因为其店门前,有棵大桑树,人们便称其店为桑家店。

    桑老爹也从桑掌柜,渐渐被叫成桑老爹。桑老爹心肠很好,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

    桑老爹尽管为人极好,笑口常开,但这会却笑的十分勉强,眼睛里流露出警惕的目光。

    桑老爹他没法不警惕。最近这些日子,他的钱筐里总是发现纸灰。

    桑老爹的小店儿,不像大城镇的店铺那样,收的钱都放入钱柜或者钱匣子以及严密的抽屉里。他的收钱用具,是两个柳条小篮子,小篮子的提梁上,分别拴着一条绳子,绳子穿过房梁,一边一个。收到钱之后,丢进一个篮子里,拉动另一个篮子,将这个收过钱的小篮子高高吊起,意味着铜钱高涨。下次再收钱,丢进另一个篮子里,照常拉起。钱财再高涨一次。

    就这个动作,桑老爹这一生,不知道重复几千万次了。

    龙马小镇上年岁最大的人,都隐隐约约记得,小时候便看见桑老爹在这么做。

    小镇上的日月,十年如一日,一日如十年。祥和安静的仿佛时间停止不前。

    虽然龙马小镇上的人,每天都能看见桑老爹“银钱高涨”,但桑老爹却没有发财。不仅是没有发财,反而最近每天晚上结算时,好象还似乎总是少几个铜钱,并诡异地多些纸灰。

    这个恐怖的发现,令桑老爹心惊胆战,尽管他已经不惧生死,但还是怕鬼敬礼。于是,他便开始注意起来。很快,桑老爹确定,那些纸灰,确实是给死人烧的冥钱的灰。

    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结果,让桑老爹更加惊心动魄,迅速锁定纸钱的嫌疑人,就眼前这个买包子的小妇人。

    因为,在桑老爹的记忆里,这个小妇人并不是小镇上的人。并且也不是小镇附近的人。小镇虽然也有三两千人,但做为人老几辈子甚至于几十辈子的乡里乡亲来说,还是认得全的。

    小妇人到他的店里来买馒头的时间不短了,仔细算一算快一年了。刚开始来时,桑老爹以为是谁家的亲戚或者新媳妇,也没有太在意。后来,她天天来,桑老爹也就熟视无睹了。

    直到有一天,桑老爹发现了钱篮子里的纸灰,到确定是冥钱的灰后,他才开始注意她。

    也就是这时,桑老爹才想起来,近一年小镇好象没有谁家娶亲,更没听说谁家来了亲戚。

    一直安于现状已经麻木不仁的桑老爹,这才猛醒过来,开始注意这个天天傍晚,才来买馒头的小妇人。桑老爹这才惊骇地发现,每次都是这个小妇人走后,钱篮子里才发现纸灰。

    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小妇人来之前,桑老爹都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她给的钱。可每次他一接过钱,都习惯性地丢进钱篮子里,再来一个钱财高涨。直到小妇人走后,才后悔莫及。

    这也不能怪桑老爹,几十年来,他接到钱都是这种一连串的动作,习惯成自然,一时还真改不过来。没办法,这天,桑老爹特意将钱篮子摘下来,藏了起来,特地等待这个小妇人。

    就见小妇人洁白如玉的小手,递出两枚脏兮兮的、仿佛乞讨讨来的小钱,一言不发,递给桑老爹。这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习惯了,一枚小钱两个馒头,两枚小钱便是四个馒头。

    一开始的时候,桑老爹在小妇人来过几次后,便搭讪着拉家常。可她总是一言不发。桑老爹便认定,小妇人是聋哑人。从此以后也不再拉话。小妇人掏出多少钱,他就给多少馒头。

    这会儿,桑老爹接过妇人递给他的两个小钱,转身又要朝钱篮子里丢,却发现篮子没了,自己还愣了一下,才将钱放到桌子上,对小妇人讪笑道:“钱篮子绳子断了,还没顾上接呢。”

    桑老爹说着话,将四个馒头用荷叶包好,交给小妇人,笑着恭送道:“好走啊!”

    小妇人一言不发,回身便走。

    桑老爹垂目看那两个铜钱,唰地一下,眼珠子瞪的比铜钱大多了。

    桌子上铜钱不见了,赫然剩下两片纸灰。

    尽管这是桑老爹预料多次的结果,可他还是目瞪口呆。

    “桑老伯,就是这位小妇人吗?”一个洪亮的大嗓门,忽然在桑老爹的背后炸响。

    桑老爹哆嗦了一下,回过神来,慌忙回答:“就是。刘捕头,你看这铜钱,又变成灰了。”

    还没等桑老爹说完,一个一身捕快装扮的壮汉,已经俯身在桌案上,察看起来。

    这个壮汉姓刘,在县里当捕快,家就住在这个小镇上。这天回来探亲,碰到了相熟的桑老爹,桑老爹便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这位刘捕头,并约他在里面的屋子里埋伏。

    转眼天已经黑了,尽管桌上有灯火,但想看清桌面上的小铜钱,不弯腰还真不行。

    刘捕头俯身朝桌面上细看了一眼,咝地一声吸了一口凉气,抽出腰刀便追赶出去。

    “刘捕头,小心……她可能是个鬼魂,会吸阳气......”桑老爹低声呼喊着,追赶出去。

    龙马镇背靠一座大山,面临一条小河,依山傍水。桑老爹的小铺,并没有在镇中心,而是在镇子边上。出了桑老爹的小铺,就是一个山沟。山沟的边缘,有一个大土包,叫做天坟。

    早在当初,在这个土包所在之处,就是桑老爹他儿子的住处。桑老爹是晚年得子。也不知道多少岁了,老伴儿突然给他生了个儿子。镇上人都说八十八还结瓜。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