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十百四十八章 时光荏苒(完)

作者:文且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div id="tent">

    暮迟一直以为元晴还在生自己的气,现在听到元晴这话不由的谓叹一声,她果真还在生自己的气。

    “姑娘不要将晴儿的话放在心上,你现在的异样估计跟你身后消失掉的相吸阵有关。”巫耿伬突然出现,表情带着些歉意。

    暮迟本能的伸手摸向自己的后背,阴阳相吸阵暮迟有听元晴之前提起过,难怪最近她都没有怎么黏糊顾朝,也难怪顾朝会在外面一待就待了两个多月,感情是因为一时之间不知怎么跟自己相处才躲在外面的?

    暮迟一个人坐在大厅里,到了饭点,顾爷爷跟阿长出现在大厅的时候,突然看到沙发上露出的脑袋都不约而同的吓了一跳。

    暮迟听到声音回头,露出一张乖巧的笑容,起身想要过去,却被沙发角给绊了一下身形不稳,暮迟情急之下直接歪倒在另一张沙发上。好在沙发够柔软,这一摔看上去动作很大,却没有什么冲击力和伤害。

    可是既是如此,顾爷爷还是在暮迟摔倒那一刻吓得满脸通红,手里的拐杖攥的紧紧的,张着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下一刻满脸惨白看似很难受的样子。

    阿长原本要扑过来接住暮迟的,见暮迟没事回去却看到顾爷爷这模样,连忙走过去拍着顾爷爷的后背:“老爷,呼吸,吐气,呼吸,吐气……”

    暮迟有些愧疚的走到顾爷爷的面前,没想到自己这倒霉劲没害到自己,倒是害得顾爷爷一着急犯了老毛病。

    “爷爷,你别担心我,我没事,你快呼吸呼吸啊……”

    顾朝穿着一身居家暖男的黑色毛衣白色长裤出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暮迟阿长两人不停的拍着顾爷爷的后背,顾爷爷一脸惨白急促的呼吸着,却没怎么缓解到他的痛苦。顾朝皱着眉头,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推开了阿长一边顺着顾爷爷的胸口,一边朝阿长吼道:“还不去拿药!”

    阿长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急匆匆的跑到茶几边翻箱倒柜的找出了几个瓶子。

    暮迟这才知道顾爷爷有哮喘病,一年四季偶尔会犯病,次数却也屈手可指。看着顾朝浑身带着低气压的坐在顾爷爷的身边,听着阿长说起顾爷爷犯病的由来,暮迟不知何时微微弯了腰,不太敢跟顾朝对视。

    好在顾爷爷的哮喘吃了也喷了药后,很快就稳定下来。顾爷爷平静下来后就对暮迟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那满是褶子的脸充满慈祥,看得暮迟眼眶忍不住红了红。

    顾爷爷对她的好是真实的,宽容的,就是长辈疼爱着晚辈的样子。

    晚饭早就已经准备好,顾朝不在的时候,暮迟就算关在房间里再忙也会下来陪顾爷爷吃饭。现在终于一家三口都齐人了,可是暮迟却状况百出。不是拿碗筷的时候发出很大的动静惹来顾朝的注视,就是喝口汤也被呛到咳嗽个不停,一顿饭下来暮迟就像个手脚迟钝的巨婴,受了不少顾朝的注视。估计顾爷爷不在的话,他肯定会给予她各种白眼。

    回到小两口居住的房子,暮迟一直慢吞吞的跟在顾朝的身后,最后还是顾朝受不了自己慢她也跟着更慢的速度,回头对着她说:“走不动了?”

    “啊?”暮迟还没反应过来,顾朝就直接跨步到她的面前,直接将她横抱而起,惊得暮迟低呼一声双手本能的圈住顾朝的脖子。视线猝不及防的撞进他深不见底的眼中,暮迟仿佛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出乎意料的,顾朝没有冷酷着一张脸对着暮迟,反而做到了一位丈夫该做的,虽然没有像记忆中那么多话粘人,却也该照顾暮迟的时候照顾该关心的时候关心。或许这就是他的教养。

    时间一晃又三个月过去,这段时间暮迟的倒霉指数日渐往上升,期初顾朝以为暮迟在用身体来搞笑,可后来在某次暮迟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平时顾朝不在家的时候都会叫两个仆人在暮迟身边守着,因为现在已经怀孕七个月的暮迟肚子已经很大了,又因为她笨手笨脚的,一不小心估计真的会摔个人仰马翻。顾朝在的时候就会跟暮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到院子里散步,暮迟需要什么的时候顾朝都会第一时间递给暮迟,很平淡却又异常的温馨。

    这个冬天,暮迟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大粽子。全是因为关女士每次过来都冲着暮迟说:“要多保暖,那些女孩子家要的风度跟你没啥关系,若是冻到我的小外孙有你好看的!”在暮迟的肚子六个月大的时候,关女士就已经关掉了卤肉店,每天都很闲,有时候跟她那几个好友一起去逛街,有时候就跑来暮迟这里一待就是一头半个月,最后还是暮迟被她唠叨的烦了,叫陈馆长过来将人带走。

    说起陈馆长,在关女士搬家关店的时候真的是帮了不少的忙,让顾朝派去的人都没有派上用场,听说当天陈馆长将跆拳道馆里的所以师哥师弟都使唤上了,半天的时间不到就搬完并安顿完毕。顾朝回来告诉暮迟的时候,还问了陈馆长跟她妈是什么关系……暮迟沉默了许久,在心里琢磨着估计不久之后陈馆长就是他的岳父,她的后爹了。

    暮迟自己也不敢马虎,毕竟现在肚子越来越大,她对这小生命也越来越在乎与期待。暮迟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顾家,李晨晨找她也是直接到顾家来。

    李晨晨跟沈威的事情,也终于闹到了尾声。暮迟一直以为威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既然认定了李晨晨就会不会让她伤心,可是暮迟这次看走眼了,李晨晨竟然跟威哥分手了。是李晨晨提的分手,可威哥竟然没有挽留,在李晨晨跑到暮迟的面前哭诉的时候,暮迟真的恨不得将沈威过肩摔再过肩摔N多遍。

    既然可以轻易放弃,当初就不该腆着脸来追求人家。就在暮迟气愤难当,想要冲出去帮李晨晨教训沈威的时候,沈威带着一群猪朋狗友,个个穿着的人模狗样开着十几辆轿车排在顾家门口。当事人沈威更是手捧九十九朵红得娇艳的玫瑰花堵在顾家大门,惊得守门的门卫直冲冲的跑到阿长面前说有人搞事情。

    可不是搞事情么?李晨晨叫他二选一的时候他沉默不语,李晨晨就以为他迟疑了难以抉择了,所以才一气之下收拾行李离开的。谁知道,才过了两天人家就捧着鲜花戒指来求婚了。

    李晨晨当场是想着堵着一口气拒绝的,可是沈威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说完一番认错的话后,霸道的拉着李晨晨就在众人的面前亲了起来。看得暮迟脸上红红的,不经意间回头看到远处站着的顾朝,视线对上的瞬间更是尴尬不已。

    而沈威那位老同学,听说被沈威绝情的赶走了。他就是为了这事和准备求婚这梗耽搁了两天,这下李晨晨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一脸笑容中透着小女人的幸福,最后李晨晨跟沈威的婚期订在了年后。

    当晚,顾朝揽着暮迟那粗的跟个水桶似的腰,眼神认真的问着暮迟愿不愿意嫁给他。暮迟起初有些莫名,而后想到什么又有些了然,当初他就没有求婚那么一说,当初还有阴阳相吸阵作祟,那时候他与她的感情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他是问若是重来一次,她愿不愿意嫁给他。

    暮迟当场就笑,半真半假的说:“就冲着顾医生这家财万贯,我也是愿意的。”

    顾朝笑了,最后没有再说什么。第二天暮迟醒来的时候,发现床柜上放着一个很大还超闪眼的钻石戒指。

    春节来或不来,于暮迟来说也没什么区别,因为她的肚子大像个随时都要爆开的氧气球,整个春节无论什么活动她都只能在家里带着。同样在家待着的还有顾爷爷,顾爷爷早就厌烦那些宴会上的来来往往,顾朝学习能力超强,自从他管理了公司之后,顾爷爷就再也没有操心过外面那些事情,应该能丢给顾朝的他就绝不会沾手。

    在元宵节的那一晚,暮迟靠在顾朝的肩膀上看着满院子的烟花,烟花那绚丽的光照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岁月说不出的安静温馨。那一刻,暮迟万幸他们身上没有那什么阴阳相吸阵也能相敬如宾,偶有真情流露还能蜜里调油,嫁给他这是她的幸运。

    那晚看完烟花后,暮迟就早早的睡下了,然后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许久不曾出现的顾家先祖顾亦云对着暮迟说:“你一定好奇为什么你会来到这个不属于你的世界,你也一定不会记得这是你第几世的轮回……”

    那个梦里顾亦云说了很多,还莫名其妙的喊她芷陌,最后说她这一世为顾家生下天赋异禀的后代,也算是抵了当年的背叛之事。顾亦云的面目模糊,只大概的知道他在低声的诉说着,然后他又说,孩子出生的时候一定要叫顾云陌,他的生辰八字非常适合这个名字。

    暮迟在梦中呆愣的应下,然后腹中开始一阵腹痛,她以为还在梦中,可是一睁眼肚子不止痛,大腿根上还流出什么东西。那时候不过晚上十点,顾朝在书房听到声音跑到房间的时候,暮迟那时已经满头大汗面无血色,羊水早就破了,浸湿了半张床单。

    元宵夜,外面的烟花声还时不时传来,而暮迟却在顾家狼嚎大叫了一整夜,最终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生下了一个男婴。

    听元晴他们说,孩子出生的时候浑身发着黄色亮光,刺的她因为好奇冒出的头都被灼伤了大半,估计不到一两年那头都别想养回来了。

    暮迟不怎么信,要是这么邪乎,那为什么顾朝和顾爷爷他们不怎么说?然后元晴又辩解的说,他们一介凡夫俗子怎么会看得见?

    这么一说,暮迟倒还有几分相信了,但是是不是真的不一样,还得看孩子长大之后。

    值得一说的是,孩子刚出生还有点丑的时候都看得出眉眼跟顾朝一模一样,顾朝抱着孩子的时候一脸木讷浑身僵硬的很,那个蠢样子很搞笑。而顾爷爷看到暮迟的孩子就乐呵呵的直笑,大腿一拍就抢在暮迟面前给孩子起了个名儿,大名叫顾云陌,小名叫元宵。

    后来暮迟才知道,那个梦是顾亦云道别的梦,他说的好些话暮迟都没听明白,只知道他后来又入了顾爷爷的梦。

    三年之后。

    顾云陌三岁了,长得白白嫩嫩的煞是可爱,可是性子却越来越不可爱了。就算元晴他们扮鬼脸都吓唬不到他,他也不会想一两岁的时候一遇到什么事就将脑袋藏在暮迟的怀里。

    三岁的顾云陌能一眼看出某些古董的年份,看过一遍的历史故事就能牢记于心,那记忆力比他爸还有强上好几倍。有些事情暮迟还未来得及教,小元宵就无师自通了,让暮迟这个母亲当得一点乐趣都没有。

    顾爷爷和关女士都开心坏了,见人都说他们的孙有多聪明可爱,顾朝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基本上有小元宵在的地方,大家就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除了暮迟笑笑的陪在他的身边。

    三年的时间,发生了许多事,头等大事就是李晨晨生了一个小女娃,大名唤沈钰为,小名小淑女。为什么叫淑女呢,是因为李晨晨怕孩子长大之后向她爸一样粗犷,所以取个名字压一压那野蛮的基因。沈威这个肌肉老爸爱之如狂,走到哪里都得抱着他的闺女舍不得放手,更怕他的闺女累着了,只要一岁多的小淑女一撇嘴,最紧张的不是李晨晨,而是沈威这个女儿奴,一哭闹就各种变戏法的哄,连同小淑女那个大伯也是一个德行。李晨晨每次来暮迟这都会跟暮迟抱怨,不知多怕沈威宠坏她的女儿,到时候女儿长大了性子骄纵嫁不出去。

    暮迟笑笑,看着三岁多的小元宵一本正经的坐在茶几边玩着拼图,说:“要不要带上你的女儿,一起去见识一下我们家小元宵的聪明能干?”

    这三年,暮迟闲来无事,除了去逛街购物之外,就是带着小元宵去各种古董拍卖会,历史图书馆。因为偶然一次当场读出了一副古老字画上的字,在古董那块小小的出名了一次,后来有小元宵在场,更是各种惊奇不断,久而久之,暮迟这个带着孩子来历神秘的鉴宝大拿的名声,就这么生生的扛了下来。

    顾家的生意做得不温不火,偶尔几次名声大噪就是因为顾家名下的玉器店拿出了几件价值不菲的古董,这还都是元宵玩腻了不想要的……

    元晴跟巫耿伬处的也不温不火,没有了之前那种敌意,多了几分平淡的和谐,估计再过个十几年,元晴突然哪根筋答对了就会彻彻底底的原谅巫耿伬了吧。

    而曼酒,在得知小元宵能够看到他们,而且还比暮迟聪明几百倍的时候,就动了歪心思了,成天出来就缠着小元宵说要教他足以拯救苍生的法术,巨厉害了!

    暮迟曾有一次盯着曼酒和小元宵之间的互动,曼酒口水都快说干了,将自己的道术说的有多牛逼就有多牛逼,飞天遁地都无所不能,可是小元宵听了半天才巴眨着他那双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说:“你是个道士,能教的也只有道术而已。你看我小就想着欺骗我,我才不要理你。”

    曼酒足足忧伤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都不敢出现在小元宵的面前。

    而小元宵也有他的天敌,他的天敌就是小淑女。小淑女真的是她母亲贴心的小棉袄,终于让李晨晨不在整日担忧她会变成女汉子,因为在她两岁的时候,她女汉子的体质就已经彻彻底底的露出来了。

    小淑女每次来顾家都会找小元宵玩,不是不小心弄脏了小元宵的衣服,就是不小心弄坏了小元宵的东西。用小元宵的话来说,小淑女身上就没有一处是优点。粗鲁,聒噪,还不爱干净,简直一点都不像一个女孩子。

    可是小淑女就是爱黏着他,他越是躲避小淑女越是黏他黏得欢喜。像是一对小冤家,每每看得暮迟跟李晨晨爆笑不已。

    时间很长,不管是小冤家还是好朋友,能有一人一直陪伴左右便是幸运。

    全文完。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