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5回

作者:竹子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div id="tent">

    自己一身狼狈,郭景涛哪里敢看?

    刚进来的时候他瞄了一眼,她好像没变,又好像变了。以前的她是一颗未经雕琢的钻石,漂亮而扎手,价值不大。如今的她像一颗饱满圆润的珍珠,散发着温润的珠光和气质,令人爱不释手。

    匆匆一瞥,那抹倩影依旧让人悸动。

    这两年间,随着见识的增长,郭景涛逐渐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当初她在江陵的表现是那么的刻意,那么的幼稚笨拙,他却信了,四年的专注抵不过她一时的苍白演技。

    初恋,果然只能成为男人一个美好而甜蜜的却遥不可及的念想。

    “别闹了,跟我回去!”

    在苏苏面前,郭景涛对胡搅蛮缠的妻子越发不耐烦。她失踪好几天了,说是找朋友。但他问遍两人的亲朋皆无一人知道她在哪儿。后来才想起她可能会来找苏苏,便过来看看。

    “我不回去!”陈悦然甩开他的手,“涛哥,其实苏苏还是爱你的,我刚才说你患了绝症她脸色就变了……”吧啦吧啦。

    这俩在说什么,苏杏没有细听。

    因为门口还进来两个人,走在前边的正是拄着拐杖的柏少华。

    一身素衣的严华华跟在他身边,背着竹篓,里边放了很多东西,貌似刚从山上回来。

    柏少华气定神闲地站在门口,掠一眼正在吵闹不休的男女,最后目光落在凉亭边的苏杏身上。发现她十分着急地冲他使眼色示意他离开,令人莞尔。

    但他的无动于衷把苏杏急个半死。

    陈悦然那晚见过他,万一疯起来发生冲撞,害他脚伤又复发她是绝对不负责任的,谁让他看热闹来着?活该。

    两人眉来眼去被旁人尽收眼底,一股酸涩滋味涌上心头,想起刚才听见的话,严华华下意识地开口:

    “苏苏,需要帮你报警吗?”

    她的话引来郭、陈两人的注意,立马炸锅。

    “对,就是他!”陈悦然一眼认出柏少华来,用手指着他拼命想甩开郭景涛冲过来,“他就是苏苏现任男朋友,他长得不比你差。可是听说你病了,她脸色就变了……”

    今天,苏宅的一切仿佛成了陈悦然的救命稻草,不管有用没用先抓住再说,挣扎的力度差点让郭景涛抓她不住。泼妇的气势有点吓人,怕受牵连的严华华本能地往柏少华身边靠近。

    “陈悦然你站住!他脚有伤治了一百万!衣服价值成千万的告诉你,弄脏一点你把郭家卖了也赔不起!”苏杏见陈悦然果然失去理智,忙喊着一边跳出凉亭奔向柏少华。

    “你碰瓷啊?哪有这么贵?”说到赔钱,陈悦然下意识地回头反驳。

    “碰你又怎样?这里是我家,警察信你还是信我?”苏杏趁这当口来到柏少华跟前,背对着他一边防备疯婆子,一边小心翼翼地想把身后的人往门外推。

    柏少华伸臂环扶她的腰,随着推力把她悄悄带往院里一侧,远离危险人物。

    陈悦然以为两人要离开,急得要上前拉,“不行,你们别走!”

    见苏杏对那棕发男人爱护得紧,郭景涛心里很不得劲。妻子如此蛮横无礼又影响他的形象,不由心头火起呼地一巴掌扇来。

    啪的一声,整个庭院静了下来。

    陈悦然捂着半边脸,不敢置信地瞪着丈夫,“你敢打我……”声音颤抖,透着一丝绝望,“我爸妈都没打过我……”

    “对,对不起,我不想的……”打完了,郭景涛也懵了,忙拉着她的手,恳求道,“悦然,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好吗?我错了。”

    “我不回去!”陈悦然尽力一甩,指着苏杏两人,“你不想看见她找男人是不是?你敢发誓你不喜欢她了?如果撒谎让她不得好死!”打蛇要打七寸,谅他不敢撒谎。

    啊呸!

    苏杏立马反驳,“谁咒我谁家儿子没有***,将来太监一辈子!”

    她反应敏捷,小嘴毒辣,让身后的柏少华盯着她的头顶忍俊不禁,噙笑的眼神有着纵容,和一丝丝微不可见的宠溺。

    与他的反应不同,陈悦然十分气愤,“你咒我儿子干嘛?心肠这么恶毒小心以后生儿子没**!”

    苏杏不想跟人打嘴炮,不耐烦地瞪着她男人,“郭景涛,你赶紧把她带走,不然我报警让你俩去警察局吵个够!”

    “对不起,我们马上走。”

    郭景涛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把陈悦然拦腰提起半抱半拖着走。经过三人跟前时,柏少华伸手把苏杏拔到自己左边挡着,免得被那疯妇碰着撞着。

    而严华华一直跟在他的右后方。

    “我不走!苏苏,帮帮我,求你帮帮……郭景涛,你有本事就在外边搞,你别搞我妹!苏苏还喜欢你……”他搞谁不好?偏要跟她亲妹搞在一起,而她这当姐姐的一直被蒙在鼓里。

    多讽刺啊!她曾经天真地劝丈夫把妹子带在身边,去他公司打杂,当助理。

    更讽刺的是,为了妹子的前程,她还主动把妹子带到干妈跟前介绍两人认识,如今她们的感情比她还好。她什么靠山都没有,除了儿子,她什么筹码都没有了。

    她只好过来找苏杏,因为苏杏是郭景涛的初恋。初恋是男人心头的一颗朱砂痣,何况她跟以前一样的美,不,比以前更美了。有她在,妹妹那贱精连渣都不是。

    宁可男人的心在外人身上,也不甘心被那贱精得逞。

    世上最痛的,莫过于被亲人从背后狠插一刀。

    她一直以为苏杏本性软糯,哪怕之前生她的气,只要在她家住下早晚能把她哄回郭景涛跟前。

    谁知道这女人转了性子,软硬不吃,自己连门口都进不了,她只好想办法把郭景涛哄来。夫妻一场,她很了解丈夫的脾性,只要苏杏给他打电话,他就一定会来。

    果然……

    至于他为什么来得这么快,不重要。

    她只要苏苏回到他身边让妹妹成为弃妇,那是她勾.引姐夫的报应!

    妻子的疯狂挣扎,险些让郭景涛搂不住,没办法,他只好紧紧抱着她不停地劝,“悦然,是我的错。她回老家了,你再也不会见到她,听话,跟我回去吧!小晨天天在家哭着找你……”

    听说儿子找她,陈悦然终于崩溃了,嚎哭着扑在丈夫怀里又打又掐,任他把自己往车上拉……

    车子终于离开,苏杏松了一口气。

    “苏苏,他们是谁呀?”严华华好奇地问。

    苏杏随口回答:“大学同学。”转身瞪了柏少华一眼,略不耐烦,“下次碰到这种事你别凑热闹好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负责的。”也不知他受的什么伤,这么久了还没好。

    她的态度很不客气,严华华忍不住替人抱不平,“苏苏,你别这么说,少华是怕你出事……”

    “小严,”柏少华温和地打断她的话,“你先走吧,我有些话跟苏苏单独谈谈。”

    严华华愣了下,随即爽脆道,“那好。对了,少华,明天晚上烧烤用的酱料是你们做,还是我做?我家有现成的。”

    “你去问安德,这事归他负责。”

    “噢,好,”严华华朝两人嫣然一笑,“那苏苏明晚记得一起来啊!荷花就要谢了,再不看就要等明年啰。”

    说罢挥挥手,笑眯眯地走了。

    苏杏:“……”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