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准备回家啦

作者:毒液的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胡佳一笑,看来来正经的并不一定能起到好效果,所以放任连云东这个辣椒提提味也不是不可以,于是站起身和郑佳桐一起出了房间,这期间张元防一声不吭,可是脸色铁青,看样子是被气的。

    直到胡佳两人出了门关上门之后,连云东才回过头来,拿出香烟,亲手递给张元防和孙国强一人一根,两人一时间猜不透这小子是什么意思,也只能是接着,但是连云东不管那事,自己点着自己的,猛吸了一口,然后往地上弹了弹烟灰,十足一个流氓样。

    “张书记,孙镇长,不瞒二位说,刚才胡主任讲的,一点水分都没有,仲县长就是怕自己的意思在执行时出了偏差,才让我一路跟着,两位领导,仲县长是省财政厅下来的,不是我们县那些本地亲戚套亲戚的官,要说他还真没有不敢干的事,我们并没有向你们要钱,我们只是想让你们给介绍个煤老板,我们自己去要,让他们捐也好,直接要也罢,那是我们的事,这点事两位领导都办不了,我真是不知道是不给我面子还是不给仲县长面子?”连云东威胁的话张口就来,而且语言恶毒,其心当诛啊。

    张元防慢慢眯起了自己的小眼睛,而孙国强则额头上有密汗隐隐渗出。

    “都说独山镇有小煤矿,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独山镇政府向上报过,要说县里不知道,那还有情可原,天高皇帝远嘛,但是要说独山镇政府不知道,那这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独山镇的公务员没有参与到小煤矿的开采中,那么保护费肯定没少收吧,这些钱都到哪儿去了,我想县里领导肯定也很想知道,这就是我想举报的原因,两位领导是独山镇的最高领导,是不是应该负有领导责任。”连云东将烟屁股狠狠的摁死在会议桌上,看的孙国强胆战心惊。

    孙国强刚想张口说点什么,但是被张元防一摆手止住了,这个时候需要一个统一的声音,而不是你一言我一语,作为独山镇的党委书记,他责无旁贷。

    “不知道这次县里想要多少?”

    “嗯,我算算啊”,连云东在考虑张多大的口,如果开口后,人家给了,那么说小了就会后悔,说大点还可以还一下价。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马上就后悔了。

    “大概需要五十万。”这比之前的三十万还要多出二十万,他能想到的一个镇在年关这个时候大概也就能拿出这个数了。

    “好,镇上给,明天一早会划到县政府账上。”张元防咬牙说道。

    “错了,不是县政府要这个钱,是给全县中小学学生买桌椅板凳和修缮学校的,你直接打到教育局账户上吧。”连云东赶紧说道,打到县政府账上,那成了县里要你这笔钱了,可是要是打到教育局账上,和县政府没有关系。

    “那谁给我们出手续?”孙国强问道,对于张元防的决定,他竟然没有半点反对,那说明这笔钱在独山镇来说,并不是那么要紧,而且还反映出一个问题,那就是独山镇从小煤矿里到底捞了多少钱?

    速战速决,本来中午镇上准备了饭,可是到了会议结束时,张元防居然没有让让三人吃饭,连句客气的话都没有,足见他被气成什么样了。

    三人上了车,直接回县城,今天的任务超额完成,本应该很高兴的事,但是连云东却高兴不起来,他想到了独山镇居然能一下子拿出五十万,那么因为小煤矿而陷进去的干部肯定不在少数,长时间以来,独山镇从来都是装聋作哑,没有人汇报过关于小煤矿的任何事,可见,这里面的水有多深。

    张元防气呼呼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关的山响,差点让跟在身后的孙国强撞到鼻子。

    “张书记,看来上面闻到味了。”孙国强径直坐到沙发上说道。

    张元防没说话,但是并不代表他心里不明白,孙国强说的没错,上面的确是闻到味了,可是这还不算什么,关键的是怎么运作好上面,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办的吗?

    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三少,煤矿上出了点问题。”张元防低声说道。

    此刻郑老三刚刚帮一个学生妹开了苞,兴致不错,学生妹躺在床上,腮边挂着泪珠,但是脸色潮红,看样子还是得到了享受的,郑老三一手接着电话,一手抚摸着女孩胸前的鸡头突起,惬意的很。

    “出了什么事,以前出事不都是你们自己处理吗,这点小事还打电话。”郑老三明显语气里带着不悦。

    “三少,这次不是那样的事,是县里来人了,要走了五十万。”张元防叹了口气说道。

    “谁啊,谁这么大胆子,他要你就给啊,你傻啊你。”郑老三嘴里带着冷气,手底下就没有轻重,一下子捏到了女孩的敏感峰尖,女孩痛的哭了起来。

    张元防耐心的将整件事说了一遍,到最后郑老三也没有脾气了,因为这件事他也只能是吃个哑巴亏,张元防说的不错,现在已经不是楚鹤军时代了,这个新来的县长背景实在是太过强大。

    虽然上一次连云东的事他可以打死不认,但是郑眀唐心里有数,所以一再告诫郑老三,以后遇到这样的事,绕着走,一个目的,那就是坚决不能和仲韩发生正面冲突,官场上的事官场上解决,决不允许用江湖上的手段参与官场上的事,否则的话,就将他送到米国去,一辈子都别想再回来。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告诉你那些人,做事小心点,别给我添乱。”郑老三恨恨的挂了电话,一把捞起床上休息的女孩,让其像狗一样趴在床上,而他则在身后狠狠的刺了进去,女孩发出了一声惨叫,因为他刺入的不是水道而是旱道。

    说来很奇怪,人分三六九等,就连男人的根也是有很大的不同,郑老三的那个东西很细,但是很长,常常能直达中心,可是就是让人感觉不到两人之间的摩擦力,这种摩擦力只有在旱道时才显现出来,而且有更强的穿透力。

    郑老三将所有的怨恨都撒在了这个女孩身上,突然,他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拽起女孩的头发,看了一眼,皮肤娇嫩,白里透红,而且还梳着马尾辫,如芙蓉般美丽的脸庞,虽然还挂着泪痕,但是更是给人一种我见尤怜的感觉,一时间,郑老三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干的不错,没想到还能超额完成任务,告诉教育局,三天之内,将所有农村中小学需要的桌椅板凳全部发放到位,不能过年。”仲韩听完连云东的转述,显得很高兴。

    “知道了,领导,独山镇真是有钱,五十万,说拿就拿。”连云东看了看仲韩的脸色,凑了一句。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要稍安勿躁,有时候光心急是没有用的,不过呢,你可以先做做表面工作,要小心,毕竟,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仲韩叹了口气,往后面的椅子上一仰,不说话了。

    “领导,那我走了。”

    “嗯,你去把胡主任叫来,就说我要见她。”

    “好的,我这就去。”

    从仲韩的言辞中,连云东也猜得出来,他是想将胡佳扶正,可是常啸春去哪里,这是个问题,很可能在年后这件事才能最终定下来,看着胡佳走进了仲韩的办公室,连云东习惯性的扫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

    既然能叫进办公室,那肯定是要说一些闲人免听的话,连云东稳稳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眼睛虽然盯着电脑屏幕,可是魂却不在这里,如果胡佳真的成了政府办主任,那么他就有可能挂一个副主任职位,这是冯大鹏说的,对于官场上的这些设置,他还是不太明白,所以他时常会打电话请教冯大鹏,毕竟在官场上,他也不认识其他人了。

    当胡佳想极力靠近仲韩这棵大树时,他可以充当一个桥梁的作用,但是一旦两人合拢,那么他连云东是什么位置,是一个大管家领导下的小管家吗?

    当隔壁办公室里有椅子移动的声音时,连云东知道,胡佳要出来了,一看时间,居然能谈两个多小时,看来对于胡佳,仲韩是真想放心使用了,不然的话,领导没有这个耐心给你闲扯淡。

    胡佳并没有从连云东屋里的这个门出来,相反,是从走廊里的门出去的,直接在走廊上就走了,来的时候和走的时候走的门都不一样,连云东起身走到走廊上,伸头看了一眼胡佳的背影,高昂着头,这才是传说中的胡佳,连云东不禁自嘲一笑,看来这个女人得到了什么承诺,隔着门,连云东看了看仲韩的办公室,难道老板真的下定决心了。

    转眼已经到了腊月二十六,这个时候虽然所有的衙门还开着门,但是除了银行之外,估计很少人上班了,因为心已经不在这里了。

    “过年的时候去哪儿过?”连云东刚刚将一杯咖啡端给仲韩,仲韩开口问道,他是知道连云东家里已经没有人了的。

    “回家啊。”

    “一个人不寂寞?”

    “奥,不是一个人,我去小东营过,那儿有个亲戚。”连云东说的是老上访户王甲山家,自从当了这个秘书,已经很长时间没去了,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他想今年陪着这个老头过。

    仲韩显然知道这个事,他抬头看了看连云东,心里暗暗赞许,这小子有良心,言出必诺,看来外面传得他是怎么说服王甲山没有水分。

    “初一的时候,可以去我家拜个年,我叔叔知道你现在给我做秘书,他很高兴,上次因为生病没有见到你,他很想再见见你,我的意思你懂吗?”仲韩放下手里的笔,说道。

    “好,领导,我一定去,只是我怕去了进不去啊。”连云东想起上次去医院就被拦了下来的情境。

    “你鼻子底下那个窟窿是干什么的,不会给我打电话啊。”仲韩没好气的说道。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