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二十章:化缘

作者:毒液的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独山镇离县城是最远的一个乡镇,所以这里虽然经济上比其他几个乡镇要强一点,但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颇有点天高皇帝远的意思。

    “胡姐,咱怎么办呢这事,总不能亲自下煤矿找人要钱吧。”连云东问道。

    “放心吧,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你胡姐有的是办法,连秘书,跟着胡主任就是,错不了。”连云东坐在副驾驶上,回头刚问了一句,就被后面坐着的郑佳桐接过了话头说道。

    “郑局长,你这是怎么说话呢,骂我的吧。”胡佳也不是省油的灯,转脸看着郑佳桐说道。

    “胡主任,我哪敢呢,我说的是真的,我们教育局是个冷衙门,下到镇里,都没有人愿意搭理我们,而你胡主任就不一样了,小连,你等着吧,这次下去,下面这些人还是得看胡主任的面子,给不给钱也得看胡主任的面子。”郑佳桐嬉笑着说道。

    郑佳桐自从上次和胡佳、连云东吃了顿饭之后,回家就和自己老公康志明说了连云东的事情,没想到这个连秘书的经历还真是丰富,而且以前在海洋一中的名气还那么大,连老公都感叹这孩子不读书真是可惜了,但是短短两年时间,他居然当上了县长的秘书,康志明也是颇感意外。

    有了这层关系,而且连云东张口闭口师母的叫着,郑佳桐顺势开始叫连云东小连,不再叫他连秘书。

    胡佳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现在的处境和以前可不一样了,所以虽然在极力向仲韩靠拢,但是她不是一个男人,所以很多事做不出来,她只能是慢慢的接触着连云东这个中间角色,以此来表示着自己的效忠。

    而这一切仲韩也是看在眼里,但是在连云东撑不起场子之前,他还就得依靠像胡佳这样的老政府办主任,但是在人代会之前,他不打算动常啸春了,一切为了稳定。

    “前面就是独山镇政府了。”胡佳指着前面的一个大院子说道。

    “这就是独山镇政府啊,看来除了城关镇,就数这里最好了,看来独山镇还是有钱的,胡主任,郑局长,看来我们今天化缘有希望啊。”连云东笑道。

    “你或许不知道,这个大院子和办公楼都是小煤矿堆起来的,独山镇应该是有钱的。”郑佳桐也说道。

    或许是胡佳打好了招呼,当连云东他们的车进入镇政府时,两层的办公楼打开了几个门,书记张元防,镇长孙国强都走了出来,以胡佳她们的级别,书记和镇长是用不着到大门口迎接的。

    “张书记,孙镇长,都在家呢?”胡佳下了车和两人打招呼,其他人都是工作人员和一切副职,胡佳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所以没有一一打招呼。

    “领导下来视察指导工作,我们哪敢不在家里等着啊,这位就是连秘书吧,哎呀,美女局长也来了,老孙,今天得让食堂多准备几个菜,咱俩陪领导喝几杯。”张元防是个大嗓门,说话声音如洪钟般响亮。

    “没问题,回头我就去吩咐他们,各位,会议室里请吧。”孙国强说道。

    “张书记,孙镇长,这到了年底了,我也不好意思下来打扰大家,大家都挺忙的,但是这是仲县长下的死命令,年前无论如何也得把全县农村中小学学生的桌椅板凳给解决了,前段时间我们也来过独山镇,只是没有惊动各位领导,全县还有为数不少的学校没有桌椅板凳,孩子上学都是自带的,仲县长对这件事很重视,你们独山镇也有,现在是我们自己发现问题,赶紧想办法解决问题,但是如果让外界知道了,那丢的就是海洋县县委县政府和各个乡政府的脸。”胡佳说话很有派头,而且干过这么多年的政府办副主任,乡镇上的这些事,她也是很清楚,所以一上来,就将今天的话题点开了,别的不谈,就谈这个话题,你们谁也别想糊弄过去。

    张元防看了看镇长孙国强,示意他先说话。

    孙国强于是说道:“胡主任,真有这样的事?”

    “各位比我年龄大,那都是我的老大哥,我胡佳也不是没事挑事的人,要是没有这事,我会在大过年的来自找没趣?”胡佳说话倒好像不是来化缘的,好像是来要账的。

    “不不,胡主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我们会马上调查此事,而且很定会在年前将这件事解决掉,胡主任要是不信,等我们解决了,你们再走也行。”孙国强陪着不是,但是内心里还是不服气的。他到现在还以为胡佳这一行人是来视察这件事的。

    “孙镇长,你们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要是只是这一件事,我想县政府打个电话或者下个文件也就能解决了,问题是你们可以自己解决,但是其他乡镇呢,他们怎么解决,关于这件事,仲县长已经和其他几个乡镇的领导开了电话会议,他们表示年后还有可能解决,但是年前是没有希望的,因为到了年关,用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无暇顾及,可是仲县长下乡时亲口答应了一个支教老师,一定要在年前解决这件事,坚决不能让孩子们寒假结束时再自己搬着桌子板凳来上课。”胡佳还是没有明说是来要钱的。

    “看来胡主任是来化缘的喽?”张元防笑眯眯的问道。

    “为领导分忧吧。”胡佳说道,这算是承认了。

    张元防和孙国强相对苦笑,没想到胡佳是来要钱的,而且还带着县长的秘书和教育局的副局长,目的很明确,而且借口很正当。

    “胡主任,不瞒您说,我们镇上这个年也过不安静,就在昨天,教师的工资才刚刚补齐,还有一部分老干部的医药费没有报销呢,天天堵着门骂,按说你张开口了,我不能不给点,但是镇政府确实没钱啊。”张元防说话了,孙国强是打第一炮的,也就是红脸,而自己则是白脸,演戏嘛,向来如此。

    但是胡佳是什么人,如果换了连云东,这可能就给挡回去了,可是作为一个老机关,胡佳那是百炼成精的人,这几句哭穷的话,她能听得进去吗?

    “好了,仲县长也知道到年关了,各个乡镇都不好过,但是县财政实在是拿不出这笔钱,我们不能让县长食言吧,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不用你们拿钱,你们给我介绍几个人就行,剩下的事我来办,怎么样?”胡佳笑的有点过分,张元防和孙国强都感觉有点小白兔遇到大灰狼的感觉。

    “不知道胡主任的意思是?”孙国强问道。

    “张书记,孙镇长,你们两位,这屋里剩下就只有郑局长和连秘书了,我听说独山镇有不少的小煤矿,而且咱镇上的干部也有不少入了股,我想,麻烦张书记和孙镇长给我介绍几个煤老板就行,其他的事,就不麻烦了。”胡佳说的很慢,但是每一句话都如一记记重锤敲击在两位镇干部脆弱的心房上,随时都有碎裂的危险。

    察言观色,这三人当属胡佳第一,郑佳桐第二,而连云东嘛,刚刚学,刚刚学,和胡佳这个狐狸精比起来,以前自己那些自以为得意的伎俩,简直就是渣。

    “胡主任,这个事,我们确实帮不了你,而且我们也不认识什么开小煤矿的煤老板,镇上的干部也没有参股开采煤矿的,这个可以肯定。”孙国强考虑了一会,矢口否认。

    “胡主任,老孙的话我可以证明,没有这回事。”张元防也矢口否认。

    胡佳没想到逼来逼去,逼出了这么个结果,人家矢口否认,她不禁有点急了,转脸看了看连云东和郑佳桐,那意思,怎么办,下一步该怎么办?

    连云东耍心眼可能玩不过这两个老狐狸,但是玩横的那是拿手好戏,你们不配合,好,那就揭开这个腐败的皮,看看里面的肉是好的还是烂的。

    当着几个人的面,拿出手机拨打了田芳茹的电话。

    “田姐,我是连云东,你姐姐不是副检察长吗,给我她的电话,我有重要线索要实名举报,对,给我电话就行。”

    “举报,你要举报谁啊?”田芳茹一愣,问道,昨晚不欢而散,她正想找个机会找连云东谈谈呢,没想到他居然先给自己打电话,虽然不是找自己的,但是这也令她很高兴,毕竟,连云东并没有将她置之不理,可能心结还是在二姐身上。

    “我知道一起重大贪腐案件,保管二姐她立一个大功。”连云东看都不看张元防和孙国强,而是拿出笔来记电话。

    “连秘书,连秘书,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嘛。”孙国强一看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混不吝,对官场的规矩一点都不懂,而且是个有仇必报的主,还是个属狗脸的,说翻脸就翻脸。

    “胡主任、郑局长,你们先回避一下,我还有点私事想向两位领导汇报一下。”连云东没搭理孙国强的茬,直接对胡郑两人说道。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