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不欢而散

作者:毒液的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方便,你说吧,有什么指示。”连云东一猜那头就是田芳茹自己一个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这样问。

    “今晚有空吗?出来坐坐。”田芳茹话刚出口,自己的内心就好像被人用手抓住一样,而且还是那种使劲揉搓的那种,她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赢荡的人,但是独独面对连云东时例外,只要听见他的声音或者是想到她,她的身体就会变得敏感不已,好像连云东隔着电话就能抓到她的身体。

    有人说这是身体的沦陷,可是在田芳茹看来,这更加的像是精神的沦陷,又或者是精神和身体的双层沦陷。

    “我是有空,不知道他……”

    “是我姐找你?”

    “你姐,你哪个姐?”连云东皱了皱眉头问道,他以为今晚霍能不在家或者是她能出来呢,没想到是田芳茹的姐姐想见他。

    “废话,我大姐在白州呢,当然是我二姐了,检察院的那个。”

    “我知道,可是我好像和你二姐不认识吧,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吗?”连云东依然记着自己再检察院被袁方猛打的事,当时田鑫茹是办案的主官,竟然没有出来讲个情,而且今天遇到袁方时这家伙说的那句话,也使得连云东将被打的帐算到了田鑫茹身上,虽然袁方这小子有推卸责任的嫌疑,可是田鑫茹绝脱不了干系。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呢,好吧,是我想见你,怎么样,出来不出来吧。”田芳茹耍起了赖。

    “好,把地址发到我手机上吧,老板回来了。”连云东已经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

    “领导,你回来了啦。”连云东殷勤的泡了杯茶端给仲韩。

    “刚才去哪儿了,没看见你啊?”仲韩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累的肩膀疼,一下子仰坐在大班椅上。

    “哦,我去看了看我那车,这不到年底了吗,用车的地方多,我去看看修得怎么样了。”

    “奥,修好了?”

    “没呢,不过修车的师傅说年前肯定修好。”连云东答道。

    “嗯,刚刚开会通过了成立一号公路指挥部,我担任副指挥长,我是县长,不可能将精力全部都压在修这个路上,所以这以后有跑跑颠颠的活,你得上点心,多学学,你也不可能一辈子都给我当秘书。”仲韩闭着眼皱着眉说道。

    老板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很够意思了,至少老板没拿你当外人,而且看起来你这人还有培养前途,不然的话,还不是像前任县长的秘书一样,临走前随便给你安排个职位,任你自生自灭去了,要是前任县长的秘书干得好,楚鹤军怎么可能不带走。

    “好,领导,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保证认真干,至于完成的好坏,那得看我有没有那本事了。”

    “嗯,这句话听着提气,去吧,我休息一会,对了,关于那个支教教师的事,你的赶紧办,这两天我可能不出去了,你和胡主任尽快办,记着,一定要带上教育局的人,最好以捐助的形式,要不直接买成桌椅板凳捐给学校也行,这样避免纠纷。”仲韩直起腰杆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找胡主任商量,明天一早下去。”

    晚上八点,连云东吃完晚饭之后,溜溜达达的去了县城的西堤岛咖啡馆,这里紧挨着一个高档小区,而且是在县城的中心位置,不过环境还可以,也算是闹中取静了。

    “这里。”昏暗的灯光和外面的路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着样让很多人的咸猪手得了便宜,但是给找人的人带来不少的麻烦。

    所以田芳茹看到东张西望的连云东时,站起身挥了挥手。

    这是一个角落,站在厅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容易看到这里,连云东快步走过去,也看到了坐在沙发靠背后面的田鑫茹。

    田鑫茹今晚穿的很休闲,上衣是白色羽绒服,不过里面穿的有点少,可是绝对保暖,灯光虽然暗了点,连云东仍然一眼看出那是一种进口牌子的羊绒保暖毛衣,这个牌子杨冰冰穿过,所以连云东印象深刻,下面是蓝色牛仔裤,配一双高到小腿的长筒靴,干净利落,有一种田园妹子的意思。

    “田检也在啊?”连云东装作诧异道。

    田鑫茹倒是没有摆什么架子,站起身,伸出芊芊玉手,连云东象征性的碰了一下,两人就松开了,连云东虽然很想把玩一下柔弱无骨的小手,但是田芳茹这个母老虎在身边呢,万万不能造次。

    “今晚就是我约得你,连秘书,你可真难请哦。”田鑫茹边说边招了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

    “哪有啊,田检一声令下,我还不得乖乖的到检察院俯首就擒,哪敢让你请啊。”连云东不软不硬,对那次检察院的事,他始终无法释怀,大家都是干司法这一行的,用得着下死手吗?要是想升官,也不能拿同志的血去染自己的顶子。

    “连秘书,喝点什么?”田鑫茹将连云东的不满视而不见,当真是比田芳茹强多了,要不然也坐不上海洋县副检察长的位置。

    “给我杯水吧。”连云东朝服务员说道。

    “这里的咖啡很不错的,不品尝一下?”田鑫茹端起自己的咖啡杯喝了一口说道。

    “晴水一杯。”连云东重新对服务员说道。

    田鑫茹感到一股火在自己肚子里燃烧,但是又不能发出来,今天是找这小子牵线搭桥的,要是闹翻了,一点好处都没有,干了这么多年的检察官,这点气算什么,只是她觉得连云东和自己妹妹有那种关系,自己亲自出马,连云东不说诚惶诚恐吧,至少得很殷勤才行,但是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记仇,上次的事情还记在心里,看样子一时半刻是难以化解了。

    于是田鑫茹给田芳茹使了个眼色,田芳茹也感觉到了连云东今晚的火爆脾气,但是一边是自己的老姐,一边是自己的情郎,她真的是难以取舍,可是自从连云东出了车祸,她还没有和连云东有过什么亲密举动,屁股一撅,就坐到了连云东身边。

    这里的沙发设计的很合理,当然,这里的合理是指只要人坐下,你不走到跟前,都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人,更别说是看清里面的人在干什了,所以田芳茹放心的偎在了连云东身边。

    “大东,今天吃了火药了,这么冲,告诉你,这可是我亲二姐,还有啊,我已经调到法院了,没事去找我玩,看看我审案子怎么样?”田芳茹这样明显是在撒娇了,这下连云东的火再也发不出来了。

    “你们两个注意点,这可是公共场所。”田鑫茹白了两人一眼,提醒道。其实这是在提醒连云东,你小子别横,你和我妹妹这点事我全知道。

    这样的警告,连云东也是心知肚明,心想,你不是知道吗?我就演给你看,伸手一托,就在众人默默喝咖啡,小声私语时,连云东将这个刚刚当上法官的女人托在了自己大腿上,而且强迫她低下头和自己接吻,而且吻得那是啧啧发响。

    田芳茹也没有想到连云东会来真的,于是挣扎着想要逃离连云东的拥抱,而且双手不停的捶打着连云东,可是连田鑫茹都看得出来,那捶打是多么的无力。

    田鑫茹心里不禁一叹,这个妹妹真是无可救药了,一见到这个小子竟然忘了自己是个有夫之妇,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这是太无法无天了,这里虽然隐秘,可是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也是不好的。

    “哎哎,你们再这样我可走了,真是太过分了。”田鑫茹将咖啡杯顿在桌子上说道,而且看到妹妹和这个小男人在自己面前卿卿我我的,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自己那个丈夫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一次,而且对于那个事也不甚热衷,所以看到两人亲热的情境,她的内心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连云东松开了田芳茹,她趁机逃回了姐姐身边。

    “你不要命了,这里可是咖啡馆,万一让人家看见,你还想不想混了。”田芳茹也嗔怪道。

    “看见又能如何,他想置我于死地,我总不能什么便宜都不占吧。”连云东喝了口晴水说道。

    “你,什么意思?”田芳茹一阵愕然问道。

    “什么意思?我想你该很清楚,要不是那晚你不让我喝了,我或许就真的死在那起车祸中了。”连云东冷冰冰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田芳茹大惊失色的问道。身边的田鑫茹也是闻之色变,不禁看着身边的妹妹,她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连云东出车祸这事她知道,要不这次见面也不会拖到现在,但是妹妹并没有告诉她妹妹两口子和这场车祸有什么关系。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和郑老三打架是他处理的,然后他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晚上到你们家喝酒,然后我从你们家出来就出了事,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这里面到底哪个地方出了问题,我怀疑也是正常的,你说呢?”连云东面无表情的问道。

    田芳茹咬着嘴唇,不说话,连云东也懒得说话,田鑫茹更是不知道说什么,这场见面只能是不欢而散。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