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你方便吗

作者:毒液的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工程虽然不大,但是涉及到的资金却是巨大的,市里既然给我们挤出这笔钱来,肯定也会派人来监督这笔钱的使用,而这项工程的招标一定要透明,而且要时时刻刻处在监督之下,我提议,我们就这个项目成立一个指挥部,分工合作,各司其责,这样才能提高工作效率。”郑眀唐最后发言一锤定音。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什么积极性,但是最后一听要成立指挥部,别的不说,这个指挥部肯定拥有很大的权利,而这么一大笔资金基本都是在指挥部的关注下运作,所以指挥部的肥硕程度可见一斑,所以各个常委都伸长了脑袋。

    “关于指挥部的组成人员,下面有仲县长给大家讲一下。”

    仲韩放下手里的笔,左右看了一下各个常委,“初步决定将这一段公路定为一号公路,那么我们的指挥部就是一号公路指挥部,由郑书记担任指挥长,由我和纪委书记唐正同志,以及市里纪委派来的一个同志担任副指挥长,至于市里会派谁来,到现在还不一定,另外会从公安、工商、审计、财政等各个部门抽调精兵强将组成这个指挥部,我先说这些吧。”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郑眀唐看了一圈问道。

    这句话等于白问,这个时候虽然都想从中捞一笔,但是谁都知道,这个结果是郑眀唐和仲韩商量了以后拿出来的,如果这个时候提反对意见,那么就等于直面两位领导,于是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人说话。

    “我同意这个意见,本来这就是县政府的事情,县政府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仲县长,看来接下来的这一年你有的忙了。”林荣德突然插话道。

    “分内之事,谈不上辛苦。”仲韩笑笑道。

    林荣德的这句话让郑眀唐有点警惕,他知道那天是因为自己儿子不对,因为打了林荣德的秘书,所以那个愣头青连云东才上前将郑老三踹了一脚的,但是为什么这么巧仲韩的秘书和林荣德的秘书为什么会出现在一起,儿子说这两个人带着秘书在海洋大酒店吃饭,自己还不信,以为是儿子为自己辩解,但是看来这事八成是真的。

    “林主任说的有道理,仲韩,这年后我们海洋县的经济发展你要多费心,你是省城来的,在眼界上肯定比我们这些山沟沟里的土老帽强得多。”郑眀唐说道。

    常务副县长郝孝德冷冷的看着表演的仲韩,心里不禁泛出阵阵冷笑,这是什么,这是捧杀,唉,还是年轻啊,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连多看仲韩一样都懒得了,耷拉着眼皮数羊玩去了。

    “连先生,这真是我们的规定,您的车出了事故,无论是什么原因,都应该在四十八小时内报案,但是您一直到现在才来报案,而且我们也没有见到您的车损毁到什么程度,您说,你这突然来让我们赔偿,我们真是无能为力。”夏欣荷端坐在沙发椅上,屋里的空调温度正好合适,而连云东就有点热了,她双腿撇向同一个方向,两只手放在膝盖上方五寸,非常标准的姿势,而且高跟鞋恰到好处的包裹着藏在里面的小脚。

    “那意思就是不赔是吧?”连云东将一次性的杯子顿在桌子上,显得很气愤,买保险时你们的那些承诺去哪里了,现在出了车险,你们又这事那事不赔,连云东的确很气愤。

    “连先生,请您冷静一下,这件事……”夏欣荷似乎有着无穷的亲和力,这让连云东也不好意思发火。

    正在这时,迎宾小姐依然抱着文件夹子快步跑了过来,隔着玻璃墙向夏欣荷招了招手,连云东没有看见,但是夏欣荷清楚得很,肯定有什么急事。

    “连先生,你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回来。”夏欣荷站起身出了门。

    “小章,怎么了?”夏欣荷看着急急火火的迎宾问道。

    “主任让你过去一下”,小章边走还边向连云东所处的玻璃屋努了努嘴,“这个人很特殊,这下有麻烦了。”

    “怎么了?这是谁啊,有什么特殊的?”夏欣荷不解的问道。

    “我们和交警队不是常有业务关系吗,刚才我问过这个姓连的车牌号,你和他谈时,我问了问交警队这辆车是什么时候出的险,到底怎么回事,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哎呀,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赶紧的,我还得回去和他周旋这事呢。”夏欣荷不解的问道。

    “我觉得这事不用理论了,按照主任的意思,肯定得赔,而且还得心甘情愿的赔。”小章不无羡慕的说道。

    “哦?这家伙什么来头?”

    “我同学说那天晚上这辆车是被一辆大卡车撞得,翻了好几个跟头,这家伙居然没有摔死,后来听说县长大发雷霆,要求公安局限期破案,你知道他是谁了吧?”

    “县长下令,难道是县长的亲戚,这和这个案子有关系吗?他就是没有按照规定报案嘛。”夏欣荷坚持说道。

    “行了,夏姐,你去和主任解释去吧,我把话带到了,他呀,是县长跟前的红人,是县长的秘书,你好自为之,慢慢考虑吧。”小章说完抱着书夹子就走了。

    夏欣荷其实原来是县纺织厂的会计,但是纺织厂早就倒闭好几年了,正是因为有个亲戚在大成保险公司,她才进了大成保险公司,可是自己老公却一直在独山镇中学教书,以前是因为县纺织厂在独山镇和城关镇之间,两口子离得还不算远,骑摩托车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距离,但是现在可不行了,自己进了县城,却离老公原来越远了,她一直在找关系将老公调到城关镇中学来,但是哪有这么简单呢?

    她的亲戚就是理赔部主任姚强,是她一个远房表哥,平时对她很是照顾。

    “欣荷来了,坐吧。”

    “表哥,找我有事?”

    “石磊的事不是一直办不成吗,现在机会来了。”石磊就是夏欣荷当老师的丈夫。

    “表哥,你是说这个姓连的?”

    “嗯,我和交警队的人打听过了,这个人叫连云东,原来是北山镇派出所的警察,不知道为什么会当上了新县长的秘书,这个案例如果按照规定就是打官司也不一定能让公司赔偿,不如我们卖个人情给她,小章那里我已经说好了,这件事谁都不知道,理赔的事你来做,人情你来落,到时候该让他还这个人情的时候,你再去找他,一个县长的秘书,也就是给教育局长打个招呼的事,没准就能办成了,你真想就这样一辈子分居啊?”姚强说道。

    “表哥,这样做,会不会对你有什么风险啊,毕竟,这个案子不应该赔的。”夏欣荷有点犹豫的说道。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你按我说的坐吧,即便是出了问题,我来解释,你不用管了,只要借此机会办好你的事就行,去吧,好好谈。”姚强说道。

    夏欣荷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本来想认识一个能使劲的人就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的话,石磊调来县城的事又遥遥无期了。

    “连先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这样吧,鉴于你当时受伤昏迷了,我们就当是当事人因为不可抗力才没有报案的,我们现在补一个报案手续,待会我和你一起去汽修厂看一看车损状况,然后给你定损,你看这样好不好。”

    “不会吧,刚才还说不行,现在又说要给赔,哪句是真的?”连云东讥诮的一句,但是夏欣荷没有接茬,依旧是满面春风的说着道歉的话,而且表示这个案子她会亲自跟进,不会再麻烦连云东再来第二趟,并且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连云东。

    虽然连云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那个迎宾把夏欣荷叫出去,然后夏欣荷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想,肯定是有人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这个夏欣荷,他不由得再次感叹,为什么人的社会地位是用位置来衡量的呢,要是自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没准这起事故就没有理赔的可能了,即便是打官司,打赢了又能如何,一审,二审,等法院最终判决下来,没准一年过去了,这就是现实。

    “连先生,您还去汽修厂吗?”夏欣荷身后拿过门后挂着的羽绒服问道,效率就是高,说到做到,马上就去汽修厂定损。

    “我不去了,我刚从那里回来,既然你把话说道这份上了,我相信你,你看着定吧,定好了给我打电话,我过来签字。”

    “好,到时候我联系你。”

    连云东拒绝了坐夏欣荷的理赔车去单位,他不想显摆,尽管人家可能都知道他是干啥的。

    刚要进办公室,手机响了,一看是田芳茹打来的,连忙走到走廊的一头,躲进了厕所里接通了电话,而且一边打电话,一边将每个厕位的门都推了一遍,以确保里面没有人。

    “田姐,找我有事啊?”连云东不冷不热的问道。

    “你现在在哪儿呢,说话方便吗?”田芳茹小声的问道,凡是问别人是否方便的人,一般自己都很方便。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