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人情

作者:毒液的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连云东早去了十分钟,仔细的打扫着仲韩的办公室,直到仲韩进了办公室,他依然磨磨蹭蹭的不愿走,等倒上一杯咖啡之后,再也没有理由留下了,这才犹豫着向门外走去,他一直没有想好该怎么开口。

    领导既然做了决定,这就是很难改变的,而且说起来,这件事仲韩占着理呢,所以这个口很难开。

    “怎么了?有事啊,有事就说,磨蹭什么呢?”

    “领导,有件事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什么事?”仲韩有点疑惑。

    “就是昨天你给胡主任说的那件事,大伙都忙了一年了,不说都盼着年底这点东西,可是这要是冷不丁的掐了,恐怕会有不满吧。”连云东说的期期艾艾,不甚痛快。

    “胡佳找你了?”

    “嗯,我昨晚想了半宿,总觉得这事现在不是时候,至少今年不是时候。”连云东拉了把椅子说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政府确实是没钱哪。”仲韩皱了皱眉头说道,和连云东讲话,他不用像和胡佳那样拿着架子说。

    “举债也不是第一年,往年怎么办现在还怎么办呗,等过了年再说,这个年关可不好过。”连云东见仲韩肯听自己说,于是有了信心,继续往下说。

    “领导,现在年关了,最要紧的就是稳,而最该稳的就是下面这些局行,等掌握住局面,该怎么办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连云东声音很低,但是这个时候这样的声音颇有点阴谋的味道,但是足见真诚。

    “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你看着办吧。”仲韩舒了一口气,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该是看起来。

    至始至终,关于是否发放年终购物卡的问题只有三个人知道,而现在,这一切都不成问题了。

    刘湘梨拿着钥匙开了门,这是第五次往这屋里运东西了,两室一厅,集体供暖,屋里暖暖的,进了屋,将手上的东西都放在了地上,脱掉羽绒服挂在门后,一身火红色的紧身毛衣将她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

    这是她最近才租下的房子,里面的一切都是她添置的,包括床都是,原来房子里的东西,都让房东运走了,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新娘子一样,怀着激动的心情布置着自己的家,而这一切,他并没有告诉连云东,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这里虽然地处县城的边缘,但是还算繁华,因为这里的房地产也发展起来了,刘湘梨不想给连云东添麻烦,她只是想在连云东想她的时候,两人能有个地方见一面。

    快要下班的时候,连云东接到了刘湘梨发送的短信,没有其他话,只有一个地址,连云东看完就删掉了,开始的时候还有点疑惑,可是当夜幕降临下来,他一个人打车到了小区门口时,他就想到了,那里一定有个女人在等着他。

    迎面是一股家的气息,尽管他已经吃了饭,但是房子里弥漫的饭香还是勾起了他的食欲,刘湘梨身穿居家棉服,微笑着将连云东迎了进去,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甘心为这个小男人付出一切。

    “你这是想在这里长期过日子啊?”连云东在刘湘梨的服侍下,换上新拖鞋,走到沙发前的地毯上,将鞋脱了,一下子歪在沙发上。

    “怎么了,你不高兴?”没有得到连云东欣喜的表示,刘湘梨有点失望。

    “高兴,怎么能不高兴呢,哎,对了,我们今年在这里过年吧,你也别回去了。”

    “那哪行呢,我还是村里的主任,越是到了年底了,老百姓上山上坟的多,很容易形成山火,山上可都是各家各户的梨树,每年到这个时候的防火压力都很大,我不回去是不行的,我就是想你了,想过来看看你。”刘湘梨紧挨着连云东坐下,将他的胳膊抱在怀里,轻轻倒在连云东的身上,这才在心里有了一份依赖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这个感觉是她渴望的,她渴望这样一份安全感。

    “那要不我回家跟你去过年?”连云东开玩笑道。

    “那哪行呢,你现在也不是梨树园村管区的主任了,你去了干什么,村里人都等着看我笑话呢。”

    “谁敢,看我不灭了他,对了,建筑公司的事怎么样了,前几天刘三给我打过电话,想承包一段一号公路的建设,我也没敢答应他,现在这段公路总计投资将超过一个亿,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块大肥肉,所以盯着的人很多,我现在是县长的秘书,盯着我的眼睛也很多,所以我不敢给承诺什么,这件事你回去给他解释一下,别在心里落疙瘩。”连云东拍着刘湘梨的手说道。

    “这我知道,大东,你记着,违法乱纪的事一件也不能做,你的前途要紧,刘三那里他不敢说什么,这里面的轻重他也知道,梨树园村建筑公司的事,我会想办法,干不了技术高的,我们可以干点技术要求不高的工程,慢慢积累经验,等以后有了技术人员和经验,什么工程没有,不在这一时。”

    “唉,要都是像你这样通情达理就好了。”

    “你是不是吃过了?”刘湘梨看连云东好像是没有食欲。

    “哪儿啊,我是累了,走,吃饭,好多天没有吃过你做的饭了。”连云东起身穿上拖鞋,看着简简单单但是绝不是容易做的几个菜,看得出,刘湘梨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单单那一道山鸡汤,没有三个小时都煲不出那个味来。

    连云东坐在椅子上,伸头看着这几个菜,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了。

    “要不先喝点汤吧。”刘湘梨问道。

    “好啊,不过,我累了,你喂我喝。”说罢,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刘湘梨坐过来。

    刘湘梨脸一红,还习惯性的看看周围,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那个四处感觉不安全的家里,这间房子很严实,窗帘拉得死死的,可以说,就是两人在这饭桌上干点啥,都不会被别人看见。

    刘湘梨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起身,拿着一个小碗和一把调羹,一屁股坐在了连云东的大腿上。

    “这些日子你瘦了不少,感觉你变轻了。”连云东两只手揉搓着刘湘梨两瓣丰硕的囤瓣问道。

    “可能吧,这些天事不少,你那个合作伙伴封涛明简直像疯了一样,没日没夜的泡在那片山地里,我也想看看他能干什么,你租来的那些机器都租给他了,现在你要是再回去,肯定会大吃一惊,五百亩的山地已经被弄成梯田了,他现在正在打井,以后好为那些蓝莓灌溉,说实话,我还真没有见过对种地这么痴迷的人呢。”

    “你是说,他还没有走吗,这都到了年底了?”

    “没有,听那个杨博士说,他不走了,好像是要在这里过年呢。”

    “靠,这家伙还真是上心,要是种植蓝莓真像他说的那样赚钱,这倒是一个农村致富的好门路,看看吧,等有了收成时,老百姓也就好动员了。”

    刘湘梨将一小勺山鸡汤用碗接着,递向连云东的嘴边,连云东张开嘴,惬意的将刘湘梨喂的汤喝进嘴里,但是手上并没有老实,由于屋里有暖气,所以从外面回来后的刘湘梨洗了个澡,里面都是真空的,这下可让连云东省了不少事。

    淡淡的体香混合着香水的味道,形成了一种特有的香味,刺激着连云东敏感的鼻端神经,他的手拨开不算太紧的松紧带,轻而易举的探进了更深的层面,那里只有一层薄如蝉翼的窄窄的布料守护着那道鸿沟。

    “你干什么,又要使坏了是不是,快点喝汤。”刘湘梨的声音越来越小,斥责的声音里伴随着无奈的抵抗,天知道那些所谓的抵抗是真的抵抗,还是为了让连云东更加的深入。

    刘湘梨觉得自己的全身渐渐发热,继而就要燃烧起来,这一刻,就差一个火星就会升起冲天大火,偏偏这个冤家掌握的火候恰到好处,让刘湘梨再次感到什么叫欲罢不能。每一次呼吸都会让自己浑身的细胞更加的膨胀,一直徘徊在即将爆炸的边缘。

    灵巧的手指将薄薄的布料拨到了一边,他已经接触到湿热的气息,每推进一点,刘湘梨的身体都要战栗一下,茵茵细草下弥漫的潮意宣示着,此刻不再是应该吃饭的时刻了。

    抚摸着怀中光滑的如锦缎般的脊背,连云东颇有一种今夕是何年的感,他想就这样一辈子下去,可是这样的日子寻常人可以这样,像这样步入官场的人,反而是一种奢侈了,人在官场,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不进步,别人进步,你就是退步。

    “县里考虑到我刚来这里不久,所以春节期间没有安排我值班,所以我明天就要回省城了,你怎么样,要不跟我一块?”仲韩笑着对连云东说道。

    “领导,还是算了吧,我初一去给您和老爷子拜年,年前我就不去了。”

    “那好吧,我走了你也可以轻松一下了,年前人情是非多,你自己掌握好。”仲韩警告道。

    --------www.txt456.cc---------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