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五章 妖族参战

作者:黑炭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曳戈看着凉红妆双手叉腰的样子,不禁婉莞尔,岁月已经在她的身上流下了痕迹,样子再也不是年少时的傻里傻气,可是这心境还是一如当初。

    “来,你先坐下。”曳戈伸手将她拉了回来,坐在了旁边。

    他长长舒了一口气,从他那日醒来讲起。讲到妖族,讲到司青龙,讲到寐照绫........直到自己最后冲入紫泥海后记忆醒转,然后他没有讲了,愣愣地看着凉红妆。

    凉红妆早已经泪流满面,她无法去清理心头复杂的感受,虽然明明知道当时曳戈是失忆的,她按理不应该去苛责什么,但是她还是压抑不住她心头的醋意,这醋意随着曳戈诚实的讲述很快就发酵成了嫉妒,再次变成了恨!

    她想立马去杀了这个寐照绫,可是又感慨、感激激寐照绫的苦楚命运,和她所为曳戈做的一切;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小男人心里肯定是有寐照绫的,她的蛮不讲理或是狭隘的行为只会导致曳戈对她的厌恶,反而会更快的失去他。

    茫茫人海,相见是如此不易,她实在不想再失去了,因为她真的好累,她太需要这么一个温暖的肩膀为她抵挡风雨了。

    复杂的心绪堵在了她的心头,使得她更加沉默。她像是受伤的小兽似的,眼睛红红的看着曳戈,右手伸出,恨恨地在曳戈的腰间拧了起来。

    曳戈被她拧,心里却是一甜,夸张地龇牙咧嘴起来。然后他开始继续讲着,自己去了中洲,在天宝城遇到了二师兄,在药王谷认识了帝辛,再然后,还见到了曾经少年时修行的那个实力恐怖的梅妆,最后他失足落入了祭坛上的黑水潭中........

    曳戈都说的风轻云淡,可是凉红妆心头却是一阵阵后怕,在黑海她多么担忧曳戈是真的死在了那里,一年一年的前去探索,可是就连湿婆那样恐怖的实力都是未敢深入。

    “我见过她!”凉红妆吸了吸鼻子,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谁?”曳戈帮她擦拭了下脸蛋上的泪水,微笑道。

    “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寐照绫!”凉红妆瞪了他一眼道:“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你死在了黑海,但是我不甘心。经常前往黑海外围试探和寻找,除了黑蒙蒙一片的虚空和云雾,我在那里还经常遇到一个女子......不是她能是谁?”最后几个字,凉红妆莫名恨的牙痒痒,急促地说道。

    曳戈跳了跳眉毛,早在他从黑海中出来,听闻魔族寐帝重出,但是雍和王反叛和青龙妖君隐退,从这些事情中他就判断出,其实此寐帝非彼寐帝!他的寐儿还健在,一直没能前去相见,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而且来了中洲一直心系妆儿。

    “不是她臭不要脸........你不能这样说她..........”曳戈刚刚说到这里就是看到了凉红妆将手指的关节,捏的嘎嘎响,他赶紧道:“我的意思是,你,我,他;我们三人都是一个师父,都是老和尚的徒弟。按辈分,你是她师姐,你应该豁达一些。”

    “豁达?你认为豁达这个词语出现在我身上合适吗?”凉红妆说着扬起了粉拳,她和曳戈青梅竹马,在她的意念里曳戈从来没有这么维护过一个人,可是现在他的心里还住着别人,想到这里她就恨的不能自已。

    曳戈见到她拳头朝自己脸上过来,连忙闭眼,可是等了片刻,却是嘴上传来一阵阵湿热,甜甜,软软的感觉,一股香甜的女子体香充斥鼻尖........

    曳戈睁开双眼,看到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睁的和铜铃似的,她的嘴巴过于笨拙,牙齿和舌头总是不能协调配合,反是把曳戈的嘴巴啃的有些疼.......

    他的呼吸变得浓重起来,凉红妆早已经不是当年青涩的少女,她半个身子依在了他的身上,坚挺的胸 脯顶的曳戈心口憋闷,一股燥 热的感从周身袭来。情不自禁间,曳戈抬手环住了她的盈盈一握的***,可是忽地凉红妆从她身上起来了些,一把抓住曳戈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 脯上,脸颊荡漾着层层红晕,粗狂道:“走,我要洞房,我不能事事都输给她.....”

    说罢,拉着曳戈就往那个长满杂草的洞穴里钻.......

    明月当空,郁静独自一人在姑射峰山腰上独自一人坐着发呆,凉红妆耷拉着脚步,来到了她的身边。

    “大师姐........你说男人的心怎么就那么宽,装的下两个人吗?”凉红妆带着哭腔趴在了她的肩头。

    郁静侧首道:“怎么?原谅他了?”

    “我这个人很懒.......茫茫人海找到一个人相知相爱,太不容易了。再说相比能够见到他,多一个人,倒并不是不可接受,毕竟她救了他.......”

    郁静看她失落的样子,宠溺地摸了摸她脸道:“傻孩子..........”

    ........

    白马岭以西侧满战场的胜利,魔族将士还未来的及庆祝,曳家却是终于摆脱了大宋的泥潭,姗姗来迟。正面战场这压力瞬间倍增,庆幸的是曳家和钟家各怀鬼胎,都先是没有出手。他们没有出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妖族参战了。

    寐帝亲率楠姜王、鹏王、庄周王、新狼王狼莫,新蝎王鼠易等等十一妖王,从西北而来,踏足白马岭。可是向来和人族和睦的妖族,却不是帮助人族,反而是选择了帮助魔族。至此,天下才知此寐帝非彼寐帝,而是一个传奇的女子,名为寐照绫。

    曳戈师兄妹自然是跟着凉红妆,来到了魔族这边的阵营里,虽然说是种族之争,仇恨大于天。可是这战事从源头上来说,真的来的莫名其妙,不过是蓬莱仙使的一道法旨,是曳家和钟家对帝都山的博弈,偏偏是搭上了千万人的性命,使得两族仇恨在厮杀中不断积累凝聚。

    从根本上的祸根来说,大多数人心头恨的更多是曳家和钟家,当然还有这所谓的蓬莱仙使,因为这胜败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他们只希望战争早早结束,对于究竟胜者和败者是谁,或许并不是那么重要了。人族和魔族还有妖族,从外貌上来讲,基本没有多大区别,只要不流血,大家都是人,所以又何必打上“人”、“妖”、“魔”不同的标签呢?

    故而,郁静和钱通等人,对魔族也并不是很抵触,因为凉红妆就是魔族的,可是在一起那么多年,他们并不觉得红妆有多坏,有多可怕,魔族也一样是两个肩膀上抗一个脑袋罢了。

    聚窟洲,守虎亭。

    魔族众妖君在此恭迎妖帝的到来。四位大佬并没前来,因为妖族除过青龙妖君并没有仙台境的强者,新妖帝似乎还远远达不到那样的高度。因而迎接的乃是罗盛和凉红妆和七大魔君,当然曳戈也是在这里。

    凉红妆褪去了黑色的战甲,穿着一袭红裙,头上也没有戴帝冠,婀娜的体态小鸟依人般地紧依着曳戈,这一幕着实让七大魔君吃了一惊,不过他们自然也是不敢多说什么。

    “你这样未免也太不正式了吧?我的帝君大人。”在他们一边的罗盛有些摸不着头脑,向凉红妆说道。

    “管你屁事,我这叫下马威,你知不知道!”凉红妆瞪了他一眼,撩了撩额前秀发,仰头向曳戈灿烂道:“你说,我今天美不美?”

    曳戈眼观鼻,鼻观心,宛若木头人。

    “来了!”罗盛开口说道。

    高空中乌云滚滚,各种狰狞妖兽御空而来,有十来丈大小的血狼,更有小山大小似的蜘蛛,还有会飞的妖艳花朵,其上都是人影绰绰,给人一种粗野苍茫之感。

    在最前方,乃是一株灰色的木藤。藤条上立着一人,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白皙的瓜子脸上有着拼凑的极美的容颜,长发随着风起舞飘落至脚踝,她远远地望着地面这里便是恬静地笑了,一笑倾城,仿佛有着无限的幸福在她脸上流转。

    “妖族就是这样?群魔乱舞,搞的和马戏团一样,就差带猴子了......咦,她为什么笑?”凉红妆滴溜着眼珠子,回头这才发现,曳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老早抬起了头,浅浅地笑着。

    这笑容她很熟悉,从小到大每每他见了自己就会这样笑,可是现在竟对着别的女人笑,顿时醋意大生,食指和中指分开,扎向了他的眼睛。

    曳戈适时低头,恰恰避开了。这时候妖族妖帝和众妖王也是落地了,停在亭子前数丈开外。

    两拨人尽在咫尺,可是却是没有搭话,看起来不像是盟军,反而像是一副要掐架的势头。

    凉红妆和寐照绫目光对视,两人都是面无表情,仿佛脸上都能挤出寒霜一般。一股敌对的气息,从两大帝君身上传递而开,顿时身后妖族的妖王和魔族的魔君也都是面色不善起来。

    曳戈一阵头疼,抬头咬牙瞪了寐照绫一眼,眼珠子向凉红妆这里转了转。

    寐照绫白了他一眼。

    “咯咯......”然后寐照绫突然展颜一笑,面上寒冰瞬间如沐春风,她向前一步一步走来,对着凉红妆盈盈一礼道:“师妹,绫儿,见过师姐。师父让我传话于你,若得空了,来妖族看看他老人家。”

    凉红妆万万没想到,寐帝先是向她行了礼,心想着压了寐照绫一头,顿时小胸脯一挺,骄傲的像个孔雀,开心道:“魔族事了,我自会去看望他老人家。那个.....师妹啊,走,里面坐!”

    “呼.....”罗盛率先是松了口气,心道:“妈 的,原来认识,吓死本皇了。”转而想到方才凉红妆那一句“走,里面坐”怎么都觉着别扭,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招呼妖族众妖王去了。

    “她真像个小孩子......我好想你.....”寐照绫从曳戈面前过的时候,轻轻在他耳边说道,实在是忍不住,就顺道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口惊的妖众多族妖王肝胆俱裂,这个男子是谁?

    这一口也是震的众魔君目瞪口呆,这个男子好像是他们陛下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