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四章 清算

作者:黑炭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圆圆的月亮在逐渐破碎,曳戈一步一步向着凉红妆这里走了过来,他心头在方才的刹那长想到了寐照绫,虽然复杂难明,但还是无法抑制此刻对凉红妆的思念,两个人都在他的生命力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他不能去比较,不能去衡量,更不能去取舍!

    “妆儿!”

    “曳哥……呜呜……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活着,一定还活着!”凉红妆终于开腔凄厉的叫喊,她独自一人,熬过了这么多年月,熬过了生命里最艰辛的几年,终于是等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

    两人相拥,凉红妆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直到此刻她的整个人才安心起来,幸福从她心底荡漾,迅速褪去了她脸上冰冷的伪装,一边哭,一边开心地傻笑着!

    这若是让魔族之人看到他们冰寒高冷的帝君,竟然有如此傻白甜的表情时,必然是会惊掉一地的下巴,可是这才是她真正的本性,有了曳戈她就仿佛瞬间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世界和轨迹,曾经的一切都是自己在痛苦中的独自坚强。

    “好了!”曳戈磨砂着她的秀发,捏了捏她的耳垂轻笑道:“我的帝君大人,圆月要破碎了,这让你的魔族将士看到,成何体统?”

    两人心头都是有千言万语要相互倾诉,可是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

    “嘿嘿……”凉红妆听到了曳戈如此说着,本来想要反驳,却不知怎的又傻笑了起来。她从曳戈肩头退开,抓着她的大手,吸了吸鼻子开心道:“我要告诉他们,本帝要娶了你!”

    曳戈愕然,看她一脸的笑意,疼爱地捏了捏她脸蛋笑道:“好啊!”

    ........

    外界的众人起初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四大魔君对于凉红妆的一时鲁莽而倍感担忧,人族那里似乎对于罗尘的圆月之域有着莫名的信心。但是话又说回来,就算罗尘死了又关其他宗门势力什么事情呢?甚至齐皇齐景明,盼不得罗尘死在了这里才好!

    好的不来,坏的来。很快圆月出现了破碎,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是知晓了结果,罗尘败了!一具白色尸体从空中掉落了下来,他胸口处的巨大的伤口显得触目惊心!

    “陛下威武!”擎天魔君率先大喊一声!

    “陛下威武……”

    “陛下威武……”

    激动的欢呼声此起彼伏,但是当他们抬头时,这才发现空中出现的不仅仅只有他们的帝君,还有着一人,一道黑影青年,两人十指相扣,宛若一对璧人!

    “哈哈……”凉红妆心情大好,在这众多魔君、魔将之前竟是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不过很快收敛了,对着魔族众多将士朗声道:“战争这才开始!”

    说罢,回首看向了人族这一方!

    曳戈也是同样回头,两人的目光都是情不自禁地看向了六宗之处!

    “桐叶?”

    “曳戈?”

    “他不是应该死在了黑海吗?怎么还活着?”

    当年曳戈身上凤麟心被无忧宫左凌认出,很快世人都是知道了他的所有信息,他即是妖族桐叶,也是当年长生宗的曳戈!

    “此子太强,事不可为,退吧!”水火天宗主水火天叹了口气,如今最强站立罗尘已死,各个势力自然人都会保全己身。他看着曳戈和凉红妆的身影,感慨说着,话音落下领着水火宗之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齐皇齐景明这里似乎心情愉悦了不少,他目光倾佩地看向了空中的曳戈,也是领着皇家众人离开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曳戈和凉红妆两人偶尔所显露出的气息,根本不是这里的人族强者所能抵挡的,识相的很快都是陆续撤离了!

    空中的曳戈和凉红妆似乎也没有阻拦之意,印江海在看听到众人对曳戈的称呼,心头便是接连猛跳,他怎么都忘不了当年太乙峰上,发生的一幕幕!每每听到大陆上有曳戈的风吹草动他就寝食难安,可是这个曳戈却偏偏是向打不死的小强,每一次在所有人都以为他真的死了,却总是能奇迹般地生还。

    这时,他连看都未敢往空中多看一眼,像老鼠似的,打算就这么准备灰溜溜地溜走!

    回过神来的还有问道宫的柯旭,雷神阁的雷震,还有青宗的陈道长,月弄影等人,他们也都是不傻,准备赶紧跟着大部队离开。

    “印江海!你往哪里走?”一声娇喝从空中传来,正是晚来的秋君月,在她的身后还有着郁静,边梦婵等人!

    “大师姐……”一道雀跃的呼声从凉红妆嘴里冒了出来,她方才冰冷的面色立马化开,一把甩开了曳戈的大手,风儿似的扑向了郁静等人!

    “妆儿……”

    “小师妹……”

    “红妆……”

    四女顿时抱成一团,一如当年在长生宗一般!

    绅虚和钱通看着她们欢喜的样子,心头也是一阵暖意,两人都是含笑看向了曳戈,曳戈也是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将他们六宗给朕围下,一个人也不准备逃!”凉红妆摸了摸眼泪,向着下面的三大魔君喝道。

    “是!”三大魔君领着魔将迅速将这南域六宗团团围住!

    “你……你.......好威风啊!”凉红妆这一喝,可着实让绅虚郁静等人吃了一惊!

    “她现在可是魔族帝君呢……好了,让我们师兄弟们先报仇吧……”曳戈向他们淡淡说道!

    “嗯!”边梦婵几人立马从相遇的欢喜中退了出来,报仇雪恨这才是他们此行,甚至是此生的目的!

    印江海、柯旭几人肝胆欲裂,他们中最高的印江还柯旭不过也才一转道台,而这里先不说凉红妆和曳戈,单单是三大魔君他们也是万万抵抗不了的啊!可是他们心头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因为面前的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熟悉,他们都是长生宗当年的核心弟子!

    这根本不是什么种族之战,这是是灭宗之仇!

    “曳戈你这是要助魔灭同族吗?”印江海色厉内荏地喝止道:“杀了你们,就是要与整个人族为敌!”

    “就是!再说当年之事,充其量我们只是被利用了啊!你们应该去找太乙宗还有一刀宗,还有无忧宫的左凌!”月弄影也是急急狡辩道!

    “他们都已经死了,该轮到你们了!”曳戈冷漠开口道:“当年屠我长生宗一百零七弟子,还有我两位峰主的时候,你们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日!”

    “死了……死了……左凌原来也是他杀的……”印江海一脸苍白地说着,在他身前的柯旭等人也是一脸的绝望!

    “杀!”秋君月此刻早已经按耐不住了,率先是从空中落下,对着灵台圆满的月弄影冲杀而去!

    郁静也是飞身而下对上了柯旭!

    边梦婵抽出云龙枪对着雷云而去!

    曳戈看到印江海想要出手,却是被绅虚先行抢了上去!

    战局很快拉开,这场战斗一如当年长生宗遭受灭门一样,从一开始双方境界就是极为不对称,可以说是毫无悬念!

    灵力涌现,术法层出不绝,边梦婵和秋君月更是招招狠戾,甚至是不怎么防御己身,就这么疯狂地杀向了六宗!

    边梦婵血染长裙,最后一枪挑断了雷云的咽喉!

    秋君月将月弄影足足劈了上百剑才力竭罢休!

    郁静也是收下了陈道长的头颅!

    仇恨向来惨烈!六宗之人纷纷伏诛,就连来此的众多门派精英,在秋君月、钱通等人的疯狂下,也是没有一人逃出!

    甚至其中有着不少子弟,到死也不明白,他们明明是同族之人为何要联合魔族将他们赶尽杀绝?

    曳戈深深叹息了一声。

    是夜,明月高悬。

    樊城西北,这里是长生宗的旧址。

    断壁残垣已经是被胡乱生长起来的杂草所遮掩,怕是很多人早已经忘却这里曾经有着一个小小宗门了吧。在毒瘴涯的东侧,一排排整齐的土丘罗列,这里是当年灭宗死去的一百零七座同门,他们一一进行祭拜。

    最后到了土丘中间一座双人式的坟墓时,四女终于痛苦流涕,悲伤的不能自抑,这是珠联璧合的两位峰主秋浮生和临若梦。

    四女同在姑射峰,临若梦宛若众多女弟子的母亲一般,和蔼可亲教导她们修行做人,自然是情深意重。

    曳戈和钱通还有神虚,三人跪对着土丘也是眼眶微热.......

    大仇已报,心愿已了,有朝一日重建长生宗才能慰藉峰主和长老的在天之灵。

    夜深的时候,绅虚抱着疲惫的边梦禅斜靠在宗门前的断碑前休息。

    秋君月则是静静地趴在两位峰主的墓碑上,任钱通这么拉都拉不起来。

    郁静一个人手里握着一个针脚难看的香包,静静地坐在了山腰“鹊桥”的情人链旁,望着明月,独自黯然神伤。

    曳戈带着凉红妆来到了房竹山山腰,这里是他曾经居住了三年的地方,不过此刻已是化成了杂草丛生的洞穴。

    曳戈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凉红妆则是依偎在他身侧。凉红妆先是向他倾诉着这么多年来独自一人的点点滴滴,当他听到凉红妆带着他求取佛陀舍利和灭了佛陀之地的时候,瞬间满眶热泪,佳人如此,此生何求?

    “好了,光说我,该你了。”凉红妆扬起脸,在她上亲了一口道:“你样貌有些变化,不过这样子也挺好,倒是英俊了许多。”

    曳戈勉强一笑,听着妆儿为他受了那么多苦楚,他又该怎样将自己的失忆后的混账事说出来呢?

    可是不管怎样,寐照绫在这样的事情中是无辜的;他若逃避就是对寐照绫的不公平。

    “你是不是瞒着我,在外面还有着女人?”凉红妆看着曳戈变换不定的面孔,突然从他怀中蹦了出来,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战斗的公鸡,微眯着眼睛紧紧盯着曳戈的双眼。

    “咕咚........”曳戈深深咽了一口唾沫,他好久都没有体验过这种紧张的感觉了。

    (过了几个小时,还是补上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