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八十九章 哥哥

作者:黑炭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格被王家长老制住,站在王家族人之中,他的目光看了眼空中的战局,更多的是看着傲然玉立的宋佳。他的视野里只有宋佳,忽地从视角的边缘出现了一把长剑,精准无比地扎在了宋佳的心口,鲜血如迸溅的泉水,溅撒在了曳玉勾起的唇角......

    王格嘴巴涨的如同落在岸边的鱼儿,耳边的所有声音都是缓慢在消失,他想要大喊,却是喉咙卡的什么都发不出,仿佛这一刻他即将窒息。

    为何相濡以沫平淡温馨的感情,总是残忍地被世俗所践踏摧残?是什么,是地位?是身份?是野心?

    可是这些他从来都不曾想要!

    “啊........”王格立时狂呼惨嚎,黑发无风自扬,一转道台的灵力疯狂迸溅,转身一掌拍在了王家制住他的那名长老身上。

    “少主?”那名长老的目光本来一直是汇聚在了天空的战局,并没有过多在意地面发生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为何王格会暴起发怒,而且浑身荡漾着狠戾和杀意,体内灵力刚刚御出,整个人便是被王格一掌拍在了胸口,倒飞而去。

    “佳佳....”王格装若疯癫,一道残影掠过,便是一把将将要倒下的宋佳抱在了怀中。

    “佳佳.....佳佳......没事,没事,你一定没事的!”王格将宋佳抱在了怀中,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同时从手里出现了一大把的丹药,他想要给宋佳喂上几粒,可是宋佳苍白的面孔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王格泪如雨下,看着宋佳白色的孝服胸口处鲜血如同喷涌着的泉水,涔涔地往外涌,他慌忙将手里的丹药瓶子全部摔碎,然后其中胡乱地抓了几粒按在了她的胸口,他不知道这样有用没有,可是看到殷红的鲜血往外涌,他就觉得渗人,似乎随时就会带走她的生命。

    “不.....不.......一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我带你去药王谷,你一定会好的!”王格想要一把抱起宋佳,离开这个恶心肮脏的地方。

    “我不行了......这一剑刺在了我左胸,我很累,也活不成了。”宋佳开口说道,她的话语很清晰,只不过异常的虚弱,就像是在狂风中的烛火,随时就会熄灭。

    王格自欺欺人的想法,被宋佳一语刺的粉碎,他该怎么去拯救此刻躺在他臂弯里的人啊?

    “呜呜......呜呜........”王格立时大哭起来,就像是小孩子丢掉了娘亲,丢掉了他心里最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一般,仓皇无助,眼泪和哭声都夸张地像一个疯子。

    “这些事,你知不知情?”宋佳看着他哭泣的模样,心头也是疼了起来,她的手放在了王格的脸上摸了摸,却不想手上的血迹全部浸染在了他的脸上,手又退开了。

    王格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抓住她的手道:“我不知,我不知啊!我根本不知道王家会有这样的阴谋,武皇驾崩后,我就一直被禁足了。我是真的不知.......”

    “咯咯......”宋佳听了他这般回道,竟是笑了出来,她的目光变得空洞起来,喃喃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说罢,小手无力垂落,睫毛停止了震颤,瞳孔里的视野也是彻底开始涣散。宋佳死了,那个曾经在洲外三国有着无限美名的宋佳死了,那个传闻睡觉都能增加修为的公主死了。

    “狗男女!”曳玉并没有离开,宋美人、宋佳还有宋江山这三人都是有禁制在身,并不能对她造成什么威胁。可惜她没有预料到王格会这么不顾生死地扑了过来,两人的生死离别对她而言是极大的折磨,她根本没有预想到自己倾心爱慕的人,放下了女子该有的矜持,让家主求婚,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宋佳算是什么?一个洲外之国的公主,哪里能够和她的地位相提并论。可是这个人,自始至终就没有看过她。愤怒和羞耻感,早已经超越了伤心,手中的长剑血迹未干,她便是又一剑刺向了宋佳的脸庞。

    宋美人如雕像一般一直静立在宋佳的身侧。她一直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可恨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要不然她真的要一口一口吃掉面前曳玉身体上的每一块肉,才能消了她这一刻的心头之恨。

    王格背对着曳玉,他清晰地感知到了曳玉再次袭来的剑锋,以他的境界完全可以反身杀了曳玉,当然若是无人阻拦的情况下。可是他没有动,因为曳玉的剑锋即将到来的时候,他的脖子往左晃了一尺,犀利的长剑从他脖子的背部戳过,扎透了他的喉咙........

    “你......”曳玉手一哆嗦,这一幕使得她脑子一蒙,丢了剑柄,可是长剑已经卡在了他的脖子上,长长的剑身在空中左右摇晃,鲜血欢快地流出了声音来。

    王格的脖子下鲜血像是小瀑布似的,他似乎像是感受不到痛楚一般,将怀中的宋佳搂的更紧了。依旧没有回头看上曳玉一眼,声音粗而呜咽地说道:“我......回头或许可以一剑杀了你,可是杀了一百个你,也换不回我的公主!那么......我就死在你的手里,我要以我王家少主的死,粉碎曳家和王家的同盟;如果可以,我要这大宋还是宋家的大宋.......这世间总该有忠良,也总会有正义!”

    说罢,生机开始消退,他倒在了地上的血泊里。世界开始颠倒,他与宋佳面对面躺在了冰凉的地面上,瞳孔里永远倒影着宋佳最后一刻的笑脸。

    突入其来的变化,惊的是众人惊骇莫名。

    宋佳死了,王格死了!

    其实早在之前,早已经有大多数人看向了这里。就在曳玉第二次举剑的时候,三道喝声前赴后继传来,只不过当时她脑子发懵,什么都没有听到罢了。

    “放肆.....”第一声是曳玉父亲,曳向天的。

    “你敢.....”第二声是曳戈的。

    “格儿......”第三声则是王良策的。

    曳向天是愤怒,曳戈是愤怒,王良策也是愤怒。

    曳戈第一次面对同样境界的王良策,自是认真应对,起初并没有分心关注地面,可是他这疏忽却导致了如此的惨剧,心头大怒,人还在空中一左手拍他的右肩头,用龙呼啸而出,迎风高涨一口向着地面上的十来丈空间撕咬而去,时空出现裂痕,一切开始消失.......

    .......

    碧落城北的拜君山脉,在山脊的顶端,一行人在这里驻足。确切地说是四个站着的,两个躺着的,还有一只丑陋而巨大的毛毛虫子,匍匐在地面上。

    曳玉眼睛惊恐地看着面前的这个黑衣青年,这个人太可怕了,如此大范围的硬生生断裂虚空,曳家家主和王良策两个九转道台都未能将之拦下。此刻她的身体丹海被冰封,身体也是发冷发麻,虽要不了她的命,但是也是动弹不得。

    对面是宋美人像饿狼般的眼睛,再之后则是傀儡一样的宋江山。

    曳戈静静看着地面上的已经发僵的两具尸体,宋佳躺在王格的怀中,王格紧紧抱着她,仿佛他们真的很冷,需要彼此依偎,可是他们早已经没了温度。

    曳戈看的双眼发酸,这两人他在雪域高原的时候,单看两人的眼神,他就知道互有情愫。可惜一切还未开始,就这么匆匆地结束了。

    “呼.......”曳戈长长出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宋美人和宋江山,手上一挥,神识之力涌出,宋美人和宋江山两人身体立马瘫软了下来,两人身上的禁制解了,宋美人恢复,面色凄然地伸手摸了摸宋佳的脸庞,大声哭泣了起来。

    宋江山则是依旧闭着眼睛,他应该是服下了某种丹药。

    “我要杀了你.......”忽地宋美人从地上跳了起来,手里出现了一把匕首,朝着曳戈身后的曳玉扑了过去,曳玉眼睛睁的奇大,恐惧地看着狰狞而来的宋美人。

    “啪......”曳戈伸手扼住了宋美人的手腕。

    “你干什么?滚开!”宋美人向他咆哮道。

    “他是我妹妹,宋姐,我是曳戈!”曳戈看着她,微微低头,缓缓说道。

    “你是曳戈?他是你妹妹?” 宋美人脑子有些乱,她愣愣地看着曳戈,过了半响喃喃道:“难怪,你会来救我们,你是为江山来的。”或许是过于悲伤,他对曳戈为何没死,为何变了样貌,也懒得多问,丢了匕首,愤然挣脱了他的手腕,向前走了两步冷声道:“曳......对啊,你也姓曳,这么说,你爹是曳向天,你也是曳家的人了?”

    “我是孤儿,他是我幼时的养父,随他姓了曳,但是我和曳家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些幼时的事了,你饶她一命,也算是我还了曳家的情。”

    宋美人没有回话,她走到了宋江山跟前取了一枚丹药,喂他服下。然后就坐在地上一会看看宋江山,一会儿看看宋佳,眼泪又落了下来。

    一直匍匐在地上的用龙突然往东边看了看,然后一只大眼睛瞅了瞅曳戈,曳戈回过身,走到曳玉跟前,就这么直视着曳玉。

    曳玉原先的忐忑变成了疑惑,她从来不知道父亲还收养一个孤儿,桐叶就是曳戈?他算是她的哥哥?他是曳戈,那个有凤火麒麟心的曳戈,他是自己的哥哥?那么自己在异界雪窟荷叶小岛上,曹宁弃她而去,恍惚中救下她的那个温暖的身影是不是他?

    “啪......”曳戈一记耳光打在了曳玉的脸上,疼痛阻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你....找死!”曳玉从小到大从来未被人打过,她是什么身份,无论是在家族里还会家族外所有人都能宠让她,敬畏她,可是现在居然被打耳光,顿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骂了出来。

    “啪....啪......”曳戈又是两记耳光,打的她白皙娇俏的面颊都是肿胀了起来。

    “如果你喜欢的人,已经成双成对,你就应该祝福,不管诚心与否,你都要竭尽全力地让自己诚心,不为其他,只为下一次老天爷还会让你遇到更好的人........而你,一己私欲,祸害了多少人?王格死了,宋佳死了,大宋灭了,我问你,开心了?”

    (昨晚趴着睡着了,早上去公司了~ ~ 谢谢“ 陆兵759886410”、 “观澜致远 ”、还有羽哥的打赏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