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愿

作者:黑炭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宋国境,浔阳城。

    大宋皇宫像是一尊金蟾蜍似的匍匐在地平线处,朝阳挥洒在琉璃瓦上,显得波光粼粼,太阳将升未升的清晨显得宁静,但也更显得肃穆!

    大宋乾坤宫门前是占地极广的清源广场,两行人像是朝圣一般分立两侧,左侧领头之处乃是一个白须老者,身高七尺,一张国字脸上,白眉如剑,眼神似刀,端的看去怎么都不想是一个老者,到像是一个睥睨万千的将军!此人正是王家家住,也是王格的父亲,大宋的“一王一侯”的侯爷王良策。

    在他身后的王格,此刻一脸落寞的站在他的身后,他时不时抬头向对面看去,一脸的忧色溢于言表,哪里还有什么风流倜傥的模样!

    之后是天魁神将,还有王家的一些老祖,他们都悠哉悠哉地闭着双目,像是静等着什么!

    左侧这里相对气势就弱了许多,没有什么老者,有的只是两道白色孝衫的碧箩公主宋佳,和郡主宋美人。宋美人一如当年长发飘飘,直至脚踝,从背影看怎么都有些飘渺似仙的感觉。但是此刻正面却是面色凄然,而宋佳美貌不如宋美人,但是一股淡然的气质,总是让人心安。与她们并排的乃是一名青年,身上背着一把大刀,他的眼睛闭着,像是傀儡一般站在那里,这人自是清鸿王的儿子,宋江山!

    三人身后还有着两人,一男一女,男子身影挺拔,女子身姿绰越。他们两人都是大宋国境名声大躁的两位天骄,年纪轻轻都已经是灵台圆满,距道台不过一步之遥,隐元宗宗圣子李琳楠,枫林学院圣女赵若兰。这两人向来珠联璧合,被人称之为神仙眷侣!从他们两人风轻云淡的表情,和手持长剑的站姿,很显然,他们此刻扮演的角色有些像是看守的味道!

    两列纵队往外,人如潮涌,乃是大宋国境的各个势力!有隐元宗,枫林学院、归灵宗,南越门等等。

    阳光终是慢悠悠的从琉璃瓦上跌落下来,落在乾坤宫殿门前的台阶上,一双双大小不一的靴子踩在了上面,正主来临了!

    曳震山一马当先站在了最前方,在他两侧乃是曳向天等一众曳家长老,右侧这里也是趾高气扬的年轻一辈!首当其冲乃是曳云,之后是曳玉和曳群!曳玉一出来眼睛就一直落在王格身上,看着,看着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脸颊生晕,又侧目用余光偷偷瞥了眼家主曳震山和她父亲曳向天,然后嘴角微微翘起!

    “我曳家组成灭魔同盟,带领天下同道本欲要继续西行灭魔!可是时运不济,未曾想宋兄竟是早早而去,我心痛哉!”曳震山感慨地说着,他顿了顿面色肃然道:“多事之秋,既为修行国度,自然不可一日无君。要不然如何平复境内势力,更如何抵御魔族入侵!可叹宋兄一生竟无皇子,国不可一日无君,素来大宋王家功勋卓著,且王家王格无论是修行还是品貌都是人中之龙,在大宋也是人中翘楚,事急从权,我意当立王格暂为大宋国君!大家意下如何?”

    “曳兄此言差矣……犬子如何能担当此任!”王良策面色诚惶诚恐地大声说道:“还请曳兄重新思量。”

    “都说了事急从权,如今魔族猖狂,不先平复动荡,稳定人心,如何抵御魔族。莫非王兄是不想抵御魔族?”曳震山声色俱厉地说道。

    “怎敢,除魔卫道乃是我辈之己任!可是……可是…….这……..”王良策面色犹豫低看向了身后大宋境内的诸多势力。

    “莫非你等有什么好的主意?”曳震山会意,气息散发,九转道台实力展露无疑,目光威严地从外围环绕着的众多势力首脑脸上,一一扫过,众人沉默。

    大宋国度换算起来也不过是四品宗门稍上,而这些实力既然能被大宋震慑,自然是四品之下,宗门根本没有人能匹敌九转道台境强者的人物!就算他们有,也不会出言阻止,大宋国境小,立国时间短,而且是纯粹的皇权国都,不像天凉和齐梁有任何宗门世家插手,这就导致修行之人被世俗皇权所压,各个势力都是极为不舒服!尤其是枫林学院,早已经是雄心勃勃难以抑制了!

    曳震山见到无人应声,沉默即是默许。他脸上的皱纹逐渐舒缓,侧头看了看身边的曳向天,曳向天微微皱眉又反是看了眼曳玉,曳玉觉察,羞涩点了点头!

    “唉……随你们吧!”曳向天叹气说道。

    曳震山顿了顿道:“大难之际,理应互帮。本家曳向天长老有爱女,而曳玉倾慕王家王格已久,今日老夫就厚颜为拙女牵个红线,不知王兄意下如何?”

    “哈哈哈……荣幸之至!犬子若能与向天兄之爱女结为连理,当真乃是我王家之福!”王良策面色潮红地大笑说道。

    “好!即无异议,一切从简,新帝登基吧……王格……”

    这一切就像是一副自说自导的话剧,处于**与滑稽之间,可悲的是无人阻挡,可笑的是似乎一切都已经要一锤定音了。

    宋佳、宋美人、宋江山这些大宋的真正主人,此刻安静的让人难以置信,其实大多数人心中都知道,他们多半是被暗中下了禁制或是下了丹药,不用多想,只要王家上位至后,这将是他们存活的最后一天,之所以能让他们留在这里,只是为了给一个退位让贤名声的佐证。

    宋佳这里面色凄寒,不过她依然是那股傲然的气质,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她只是置身事外的一个旁观者,可是微红的眼眶却还是让人心怜!相比宋美人眼神中忧虑和愤恨就多了许多,眼神恨不得将王格和曳震山生生给吞掉!

    宋江山至始至终都像是一个傀儡,一动不动,若不是他在呼吸,真以为他是一个假死人!

    曳玉此刻面色如同夕阳,绯红一片,偷偷从指缝望去,看到了心尖尖上的王格一眼,却是发现他此刻正痴痴地看着宋佳。

    而宋佳同样是面色平静地看着王格,她面上无悲无喜,两人目光交汇,似乎是会开口说话一般,透着一股不为人知的神色。

    最后竟是两人双双展颜一笑,这是信任,无条件的信任和深深的眷恋。

    有些人之间,根本不用多说什么,世人再怎么愚弄,他们也情比金坚,一个眼神,一切足以!因为他们信任,所以从来,也不会,更不可能辜负彼此的情感。

    王格之前的面无表情在宋佳的倾城一笑中立马被融化了,他的眼睛透着异样的神采,整个人仿佛注入生命里最大的热情。一步跨出,根本没有正眼去看高台上的曳家众人,至于曳玉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一眼。

    “我不愿!”

    “我不愿……”

    “我不愿……”

    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宋皇宫,向着浔阳城中像是涟漪一般不停回荡……

    静寂。

    “逆子!什么不愿?你敢不愿?”王良策大为惊骇,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爱子。

    “我是大宋之臣子,愿世世代代为大宋镇守边疆,时时刻刻准备着为公主,为陛下,献出我的勇力乃至生命…..时刻准备着!”说罢,向着宋佳单膝下跪。

    这一幕是万万没有人能想到的,谁能想到一步登天,万人之上的机会,王格竟是这么放弃,这可让王家、曳家如何收场?

    宋美人眼睛呆呆地看着王格,仿佛是要重新审视他一遍一般。

    宋佳则是一脸平静,可是她的眼睑却是不停的颤抖着。

    曳震山也是有些傻眼地看着这一幕,这世间当真有这么一个傻子?

    “我要她死,我要她死,我一定要这个贱女人死!”曳玉流泪愤恨低碎碎念着。

    因为离奇,因为惊讶,时光仿佛被定格了,没有人打破这一副热血忠诚的画面。

    这静穆的画面却突是被一声暴怒打破…….

    “大家当真是兴致高啊……大宋是宋家的大宋,岂能让姓王的登基?即便我皇没有皇子,也应是王爷之子宋江山登基,哪里来的你王家指手画脚!”一声暴喝从正宫门外传来,紧接着几道人影如同沙粒般飞出,人潮散开一人,一人身穿大宋军装,披着鲜亮的金甲胄,背后一条黑色的披风无风自动,标准的国字脸上胡茬密布,左耳处却是有个硕大的耳钉,更显狂野不羁,一股军人的强悍威势油然散开正是天牢神将尚可期!他战甲风尘仆仆显然是刚刚从前沿战场匆匆赶回!

    宋佳和宋美人双双回首,眼眶再次湿热,原来还有人没有忘记她们,还有人依然对大宋忠心!

    其余众人也都是纷纷侧目,他们惊讶的不是天牢神将的实力,而是这份勇气!曳家是什么存在?能够媲美钟家的势力,曾经帝都山的主人!而这小小的大宋,这事情其实已成定局了,区区一个神将在这些人眼里算什么!

    “前线战事胶着,无故折返,谁给你这么大的勇气?”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王震山已经是勃然大怒,他心头也有感激尚可期打破饿了尴尬的局面。

    他九转道台的气息爆发,朝着刚入宫门的尚可期一掌拍去,丹峰之上的神魂之力作用了天地规则,止步于灵台圆满的尚可期想要调动灵力或是躲避都是不可能,这是九转道台的含怒一击,他要的是一击必杀,杀鸡给猴看!

    尚可期目瞪口呆,他万万想不到这王良策当这么多人面,直接就下死手!他此刻只能睁大了双眼,看着蒲扇大的金黄色手掌拍来,似乎只能是迎接死亡的到来!

    “嗡……”破风之声响起,一道黑色长枪如同在海水中穿梭的鱼儿,眨眼飞之,直挺挺地迎上了金黄色的手掌,相抵片刻后,金黄色手掌暮然粉碎,化作漫天的飘散的灵力,去势不减,直接朝着最前方的王良策而去!

    “又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